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邵桂敏不敢再为自己辩解些什么,小箴的心里藏了太多太多的怨恨,看着顾箴疯狂的样子,邵桂敏既怕顾箴心情激动引起身体上的不适,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滋味,这些年,她也不好过呀。

     她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又怎么会不疼不爱呢。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哪个母亲能抛弃自己的孩子。别说当年就现在听着顾箴一句句的指责,一句句的你不配,她的心几乎是像在针扎一样的难受。

     看着邵桂敏几乎要靠着顾锐才能勉强站稳的身子,顾箴不是不难受的,他也不想像个女人似的揪着一件事不放,毕竟是血浓于水。是他怎么也割舍不掉的情感!

     可正是因为血浓于水,他们的抛弃才让顾箴格外的愤怒委屈。他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没有钱,他们甚至可以不给他做手术,但是不要抛弃他好吗陪着他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不行吗

     既然抛弃了,就不要再回头,把彼此都压在最深处,否认到底不好吗

     为什么偏偏要半路跳出来演绎出一副追悔莫及、母子情深的戏码。还有意义吗

     邵桂敏哭的不能自已,不在试图去解释些什么。只是不断的道歉:“小箴,都是妈妈不好,你给妈妈一个机会,让妈妈补偿你好不好”

     “补偿什么,又用什么来补偿这桶汤吗”

     “你告诉我,幼年时期缺失的母爱怎么补偿,小时候小朋友的谩骂和嘲笑怎么补偿,那种孤苦无依的绝望怎么补偿...”

     “我现在还需要你来补偿什么”

     顾箴心里有火,却不是摔摔东西、骂骂人就能发泄出来的。他甚至不知道这股火冲谁来发...

     一双粗糙的手指从他脸上拭过,带起一丝凉意,他哭了吗

     顾箴抬头看向雷战,那双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担心温暖了顾箴。

     顾箴疲惫的抹了一把脸,觉得难堪极了,也丢脸极了,指着门口哑声道:“你们都走吧!”

     邵桂敏身子晃了晃,被顾锐扶住,声音也哑了:“箴箴...”

     顾箴默默的看向邵桂敏和他身后一直沉默的顾大勇父子,皱眉道:“我不会原谅你们的,也不用你们弥补什么。“

     顾箴顿了一下,声音紧绷:“要真是为我好,那就让我们两不相识,各自安好!”

     “从你们抛弃我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想到这中结果!”

     顾锐张嘴想说些什么,觉得顾箴这样做似乎有些绝情,但是,想起大哥被抛弃二十几年,想起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苦苦挣扎在生死线上,偏偏又让他说不出任何指责的话来。

     他一直以为大哥在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搬家,是因为父母睹物思人受不了刺激才离开那个地方,多年不回的,可这半个小时发生的事让他知道事情似乎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顾锐看看只知道哭的母亲,在看看跟他们泾渭分明的大哥一眼,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么一折腾,顾箴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微微抚着胸口。急促喘息。

     顾家三口不敢再刺激顾箴了,顾锐干巴巴的说了句:“那..哥你好好休息,咱们改天在聊!”

     顾锐的脑子乱糟糟的,扶着邵桂敏和顾大勇匆匆离开。

     回到暂时落脚的小屋,顾锐几次抬眼去看他的母亲,却又几次欲言又止。

     邵桂敏现在的心神完全都是散的,根本就没注意到小儿子的眼神窥探。

     倒是顾大勇叹了口气,浑浊的眼睛里满是疲惫:“小锐,顾箴就是你的哥哥,亲哥哥。”

     顾大勇咬重了那个亲字。

     顾锐呆呆的看向他爸:“爸...”

     顾大勇缓缓的开口,这些事在瞒着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他和妻子当年那些龌蹉的心思在这一刻毫无准备的□□裸的被摊开在儿子面前。

     “你和顾箴是双胞胎.他比你大了半个小时,是哥哥...”

     “你哥哥在一周岁的时候有一次生病去医院检查,才知道你哥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

     顾大勇慢慢的回忆,缓慢开口。

     顾锐认真的听着。配合着邵桂敏的哭声,顾锐一点点的去还原二十多年前那个世界发生的一幕真实的情感大戏。

     “那是一个晚上...”

     夜深人静的村庄,小院的门被人缓缓推开。

     女人刻意放轻的脚步声缓慢而坚定。

     “妈妈。。”属于孩童困倦而软糯的声音。

     “嘘!”

     从房门到院门,十几步的路程,女人后背已然湿透,肩膀上趴着的小孩打了个哈欠。随后一个男人也跟了出来,肩膀上一个硕大的背包。

     男人似乎还有一些犹豫,声音很低:“小敏,我们真的要这样吗?”

     “你现在可以后悔,还来得及!”

     “我...”男人最终叹息一声,没在说话!

     出了院门,女人的脚步明显轻快急促起来,几乎是小跑着。颠的小孩有些不舒服,轻轻的哼唧两声。

     女人轻轻“吁”出一口气。把小孩从左肩膀挪到了右肩膀,拍拍低声哄着:“宝宝,睡吧,醒了,妈妈带你去吃驴打滚。”

     犯困的小孩胖乎乎的小手揉揉眼睛,没有反应,趴在女人的肩膀上又睡着了。

     暮色中,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院门里走出来,小小的身子悄悄跟在两人身后。没发出一丝声响。

     小孩跟了一段,两人越走越快,彼此间的距离越拉越大,小孩终于忍不住出声,声音也小小的带着委屈和哭腔:“爸。妈妈。。”

     女人蓦地僵住身体,却没有回头,片刻后拔足狂奔。脚步慌乱无措。

     男人的脚步有一瞬间的停滞,就在小孩以为爸爸要回来抱他的时候,男人用力的跺了两下脚,跟着女人的脚步快速的离开了。

     “妈妈。别走。别走。。”小孩也哭着跑着追了过去,嘴里的呼喊声也变大了,在深夜里显得尤其凄厉。

     眼看着两人的身影绕过大柳树,奔向了出村的岔路口,身影被浓重的雾色渐渐掩埋。小孩急了,加快脚步追了上去,不妨一块石头绊住了脚步,小小的身子重重的跌倒:“哎呀。。”

     路上尖利的小石子划破了小孩精致的脸,蜿蜒留下的血和着眼泪混在一起。在夜幕的映衬下莫名的诡异惊悚。

     小孩看着女人的身影慢慢的消失了,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爸爸、妈妈。别走,别留下箴箴。。”

     女人没有转身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儿子,只是脚步更加急促了,后面小孩低泣的声音随着夜风送入耳畔:“妈妈,别走。。箴箴疼,好疼。弟弟。别走。。”

     纵使已然泪流满面,心疼的无以复加,女人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眼神依然坚定。

     怀里的小孩皱着眉头,挣扎着从梦中醒来,他刚才好像听到哥哥的声音了,下意识的回应着:“哥哥。。。”

     女人身体一僵,伸手在小孩的后颈处抚摸:“睡吧,宝贝儿。”

     小孩砸吧砸吧嘴,在母亲的轻哄声中又睡了过去,梦里有哥哥陪着他玩。。

     乔乔趴在地上,透过血色弥漫的眼睛看着那个身影越走越远,逐渐淡出他的视线,嘴里的哭声渐渐低了。蜷缩着身体,小手紧攥着胸口处低喃:“妈妈,箴箴真的好痛。。

     四道身影,百年大柳树为界,从那一刻起形成了两个再也无法融合的世界。。

     顾大勇闭了闭眼,仿佛还能听到儿子那稚嫩的嗓子一声声的喊着:“爸爸,我好痛...”

     顾大勇今天一声未发,得知儿子还活着,他好几晚上都没有睡觉,他甚至无数次的问过自己,如果时间重来一回,他还会不会这样选择。

     会还是不会?顾大勇哆嗦了一下,太可怕了,他...他居然给不了自己答案。他想要儿子原谅他,他想他们一家四口有一天可以重聚在一起,摒弃前嫌,可今天真的面对面了,顾大勇又没脸去求儿子的原谅了。他不想像邵桂敏那样用眼泪去表达忏悔和内疚.又没办法拉下父亲的尊严去求儿子,尤其是还当着另一个儿子的面。那会让他无地自容...

     顾锐抖了一下,声音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所以,所以我们三口人抛弃了病重的哥哥...”

     屋子里没人在说话,只是邵桂敏的哭声又大了起来...

     而此时,另一间房里的更是上演着让人揪心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