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九)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第二日,司徒言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身旁也是一眼朦胧的轩辕子埝。“嫂嫂,什么事这么吵?”

     司徒言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确实才刚亮“约莫着是该启程去祭祀了。”

     “祭祀?那肯定是叶侧妃又开始吵闹了,嫂嫂你先睡着我去叫哥哥。”也不知道这丫头是什么样的思维,司徒言还未从她的厌恶的语气中反应过来,轩辕子埝便已经下床出去了。

     “小姐,青鸾公主这是要去哪?”墨莲看见像一阵风一样的轩辕子埝好奇道。

     “也不知道那丫头被谁灌输了什么,风风火火的就说什么要去找人。”司徒言也下床穿衣,有些不放心冲忙跑出去的轩辕子埝,衣服也不穿不知道会被多少人笑话。

     “自公主能说话后,为了能流畅的和小姐说话,经常和宫里的宫女们练习,后来估计的看的多了,听得多了,现在虽然活泼了不少,倒是担心怕污了她那颗赤子之心了。”墨莲上前去替司徒言打理衣物洗漱。

     “子埝还小,以后莫要让她再给他灌输那些有的没的,现在她还是个孩子,涂上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她只要干净得只有一种颜色就好,莫要再学那些五颜六色的东西。”拿着轩辕子埝的衣物司徒言就去找轩辕子埝了,现在估计在宫门口吧,毕竟轩辕瑾要去送别的。

     “是”墨莲在身后撇撇嘴,又不是我给灌输的,即便这样,墨莲还是给司徒言带上了一件薄披风,最近她身子不太好,得好好养着。

     “父皇你可要早日回来,嫂嫂最近在教青鸾乐曲,到时候吹奏给父皇听。”待司徒言们到的时候,事情好像已经到一段落了,轩辕子埝正趴在皇上的怀里撒娇呢。

     “好,那青鸾学好了乐曲想要什么赏赐?”皇上极度宠溺的语气不知道让周围的皇子公主们羡煞了多久,现在的他们都已经年长,再也不能像幼时那般依偎在父亲怀里,当然作为皇上或许他的怀里除了依偎过后宫里的女人外,也就依偎过现在怀里这个比孙子孙女还小的女儿了。

     “青鸾和哥哥嫂嫂约好了要出去游山玩水,到时候父皇可不许不让青鸾一起去。”

     “儿臣参见父皇”司徒言絮絮跪拜,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身旁的轩辕瑾一脸担忧的看着司徒言有些苍白的脸色,另一边的叶晨却是红着眼眶无声的控诉着。

     “起来吧,身子不好就不用来送了。”轩辕瑾扶起司徒言,并接过她手中拿着的轩辕子埝的衣物。

     “是”

     “嫂嫂你怎么来了。”轩辕子埝挣扎着滑出皇上的怀抱跑过来拉着司徒言的衣角,一脸小大人一样的用眼神控诉着司徒言都不爱惜自己,这晨初露重的跑出来。

     “若不是某人火急火燎的衣服也不穿就跑出来,现在估计嫂嫂都做了早膳等你回去呢。”自轩辕瑾手里拿过衣物一件一件的替轩辕子埝穿上。

     “这才…十月,青鸾不冷。”沉默的在心里默想了一下才想到十月这词。

     “十月都入秋了,早上露重风凉,日后在这般不管不顾的,罚你抄<传习录>十遍”

     “啊!那……那青鸾知错了。”看着俩人形同母女般的举动,让一旁的太后皇上皇后很是欣慰,却又有些无奈,以前的轩辕子埝让人心疼,现在的轩辕子埝让人欢喜,可是即便现在她愿意与人亲近,却永远比不上司徒言在她心中的地位。

     “时候不早了启程吧。”看着众人上了轿撵后,司徒言这才看见跟在人群后面的司徒一家人。

     “此去的只有岳父岳母和你大哥三人,刚才大哥说若是想家了就回去看看,三哥四哥在家等你。”轩辕瑾半搂着着司徒言,滚烫的手心敷在司徒言冰凉的肩头,让司徒言一颤。

     “嗯”

     “宫里的人都去祭祀了,宫里倒是冷清了不少,明日就让下人们收拾收拾我们去丞相府小住几日,正好子埝还未看过宫外的世界,琛王妃怀孕了,不易去祭祀,一起回去也顺便让你们兄妹聚聚。”司徒言差异的抬头,却只看见初阳生气照射在他轻勾的纯角。

     “好。”看着被太阳照射有些倾斜的影子,重重叠叠,像极了他们依偎在一起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