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四)诉不尽的前尘往事,忘不掉的浮生三千
    回到京都的时候,已经入了寒冬了,再过几日便是过年了,家家户户都挂上红色的灯笼、对联和门神,比起刚到京都的时候,这里热闹了不少。

     “怎么去年没有这般热闹?”虽然去年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年后了,但是也不曾看到任何热闹过的气息。

     “今年皇叔回来了,家家户户都能和家人团聚,是要热闹些的。”

     “就是那个广王爷?说起来殿下在离京前一夜遇刺正好是广王爷上书要回来的时候呢!”

     “皇叔在外征战多年,和父皇一母同胞,多年来辅佐父皇稳固皇位,所以对我们这些皇侄要求都很高,或许在皇叔眼里我还不够担当大任吧。”

     “那也不见得他有对其他皇子这般'严厉'”

     轩辕瑾不说话,只是揽着司徒言一步步朝东宫走去,东宫,日后都不会再像前几个月一样悠闲了。

     “过几日就该二姐生产了,待回去给父皇母后请安后,我想去琛王府小住几日。待孩子出生了再回来。”

     “言儿,你这是要为夫独守空房吗?”轩辕瑾哀怨的眼神在回京的路上越发明显了,似乎觉得做个闲散王爷也不错,不过一直以来也未曾对太子皇上什么的有过半分依恋。

     “殿下,回宫了这几个月堆积下来了不少事务,想必皇上也不会让殿下轻易就回东宫的。”

     “可是咱们不是说好了要个孩子吗?”说起这个,司徒言就忍不住摸了摸肚子,上次俩人圆房后都快两个月了,可是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那也不用急于一时,现在二姐肚子里的孩子比较重要。”

     “那也不用急于一时就去啊,今日好好休息,明日再去呗。”看着不顾形象对自己撒娇的轩辕瑾,总感觉比轩辕子埝还要小一般。

     “哥哥羞羞,这么大了还撒娇。”上次寒山后,轩辕子埝将小狼寄养在了寒老那,正式拜了寒老为师后,莫名的开始稳重起来,问后道“师父说子埝是大孩子了,不可以再像以前一样胡闹了。”看着这才七岁的小女孩却一本正经像个小大人一样。

     “说起来子埝过完年就八岁了呢!”

     “那是,子埝毕竟是大孩子了。”

     “呵呵呵”子埝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惹了三人笑了起来,稚嫩小脸上还有未退的红,却可爱异常“二姐这几日生产,想必琛王府现在也没个能做主的主母,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休息。”

     “你管人家有没有主母什么事,你要是去了琛王府小住,东宫倒是真的没主母了,琛王府有这么多太医大夫等着,也不差你一个啊,你是太子妃,今年想必是要一起和母后协办宫宴的,去了琛王府就更不方便了,要不就不去了呗。”

     “就是,嫂嫂别去了呗,你走了谁来管子埝功课?还有走的时候师父给了本秘籍,子埝都看不懂。”

     “那你就不担心你琛嫂嫂了?不想抱小侄子了?”

     “那……那子埝陪嫂嫂明日去探望琛嫂嫂就好了啊。”

     司徒言真想说着什么,一抬头就发现叶晨站在宫门口等着,那眼里的伤痛和决绝却让司徒言忍不住一愣,刚才她有感觉到心漏了一拍,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酝酿着。

     “嫔妾参见殿下,见过姐姐。”看着伏在脚下的身影,司徒言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起来吧,本宫和太子妃都累了,就不必来请安了,回去吧。”轩辕瑾淡淡的点了点头,出了前面的三个字是对叶晨说的外,后面的一句话都只是对叶晨身后的总管说的。即使是被轩辕瑾揽着进了东宫,即使视线里已经没有了叶晨,可是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快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