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在这无水覃里,或许对司徒言来说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将灵魂沉淀在这身体里,能让自己更长久的活着。

     这一泡就快一个月了,除了刚融入这身体的那年外,这是第一次在这无水覃待这么久,司徒言醒来的时候正好月华中天,身边空无一人,只有一件干净的衣物和食盒被放在一边。

     穿上衣服回到小院的时候,墨莲已经在那里守候着了,司徒言突然想起,以前每次去无水覃的时候,墨莲都会在小院门口等着自己,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醒来,她却能在每次我回来的时候在那个位置一直等着我。

     “小姐,这是寒老交代的药。”看着墨莲盘子里的那粒药丸,司徒言已经吃了三年了,自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吃,是寒老炼制的固魂丹,每次自无水覃里出来的时候都会吃一粒,若是一月不进无水覃,那便一月吃一粒。

     “原来我都沉睡了一个月了啊,好久没睡这么久了。”似在感叹,似在无奈,司徒言回了自己的屋子,自暗格里取出轩辕夕朝的画像,手指一点点拂过那面颊,发丝,泪水不明的流了下来,不受控制的如泉水般涌现,扶上心口,找不到哭泣的理由,拿着画的手指颤抖着,拿出玉萧,还是那曲[朝白],悠远在这寂夜的天空,久久盘旋。

     “公子留步,我家小姐现在身体虚弱,不宜见客,望公子见谅”虽然墨莲尽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却还是打断了司徒言神游的思绪。

     “这些日子在寒山多亏了两位姑娘照顾,明日瑾就要下山了,特来向两位姑娘道别。”

     “道别就不必了,公子与我们本就萍水相逢,明日下山,一碗忘川水就更不记得此间,公子此后好自为之。“轩辕瑾在门前犹豫了片刻却始终不肯离去。

     “公子?”

     “瑾不相信与司徒小姐仅仅是萍水相逢。”萧声止,良久,司徒言才将门打开,身上穿着思桑婆婆织的天蚕衣,天下谁不知道思桑婆婆的天蚕衣千金难买,除了寒山也就看得顺眼的人才会卖个一两匹。

     “五小姐”看着司徒言穿着雪白的纱裙,金丝沟边却勾勒着一朵朵金桃花,在这深夜里闪耀着光芒。

     “公子到寒山已有月余,多有照顾不周之处,望公子谅解。“

     “深夜了还来打扰五小姐是瑾考虑不周。”

     “公子即以来了,不如就共饮一杯,算小女子替公子送行了。”

     “小姐……”

     “小莲,去取酒来”墨莲知道,只要是司徒言决定了的事,就谁也不能阻止,就像她执拗的游荡在这世间几百年一样。

     那夜后,司徒言就再也没有见过轩辕瑾,只是醒来后的第二天,身旁的玉萧不见了,只有手里紧紧握着一枚玉佩,玉佩上只有一个瑾字,那年他十五岁,她七岁。

     轩辕瑾自白:

     犹记当年,悠远传来的萧声,那般情凄意切,她骑在白虎上,透过人群看着我,却又像不是在看我,我跟在她的身后,一直走一直走,就这样看着她寂寥的身影,她终于停了下来,向我伸出那双玉白的手,她的手很冰凉,比这寒山的雪还要冷上几分,那一刻我是多想温暖她。

     入寒山已有月余,明日就要下山了,自那日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她,想见她,在这即将离别的夜晚,想要看看她,在这即将被遗忘的地方,发疯的想要见她,我又听见了那首曲子,我从未听过,却能感受到她的悲伤,我去找她了,她依旧是那日天蚕白纱裙,用金丝勾勒出的一朵朵金色桃花,即使是在这黑夜,依旧耀眼夺目。我和她喝了一夜的酒,那晚的酒太醇,就像提前饮了忘川水一般,醒来的时候已被送到了山下,手里紧握着她吹奏的玉萧,和她人一样的冰冷,我本想着要像焐热这玉萧般的来温暖她,却忘了忘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