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揉碎花笺,忍写断肠句
    “那五小姐可认得这玉萧?能给本太子说一下这玉萧吗?”太子吗?是啊,你现在是太子了,再不是当年寒山上的病弱少年,你再也不是那间少年了。

     司徒言自怀里拿出那块自己这么也捂不热的玉佩,反复的摸着玉佩上的瑾字,自己都这般冰冷,又怎么可能温暖他人。

     “此萧名为'清雉',与民女家中的'清涧'琴本是一对,那日在山中给太子殿下送行,喝了点酒,太子感激民女在山上的照顾,便交换了玉佩与'清雉',说是许民女一个愿望便换回'清雉',当日也是喝多了,所以玉佩一直未能还与太子,今日相见,玉佩还与太子殿下,以前的事就和忘川水一起忘了吧,还望太子殿下将'清雉'还与民女。”一直带着身边七年的玉佩,或许早就该和那碗忘川一起忘掉了。

     “既是当日本太子许下的承诺,又怎么会食言,五小姐可是想出了什么愿望?”众人就这样看着来人,似乎所有人都成了局外人。

     司徒言眼目有些晕眩,看不太清周围人是什么表情,不过就算这样依旧还是能清楚的看清坐在对面人的笑脸。“说句实话,民女虽只是个小小丞相府的幼女,和太子殿下比不得,但是民女自幼在江湖长大,对于这些身外之物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或许此生都不会动用太子殿下的愿望了。”

     “再个,太子殿下就算拿着'清雉'也是没用的,这世间能吹奏此萧的,除了民女或许还有其他人,但民女想不会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带在身边也不过就是一个装饰,不如还了民女,就当是玩笑一场。”

     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司徒娇、司徒玦、司徒诺都站在司徒言身旁围成半圆作为保护圈,隔绝众人的视线,虽然不太清楚来龙去脉,但是能看出司徒言很珍惜那把'清涧'琴,想必这把'清雉'萧也很重要吧,不然一向对外人淡漠的妹妹会这般着急的想换回'清雉'。

     所有人将目光看向轩辕瑾,这个轩辕王朝未来的王,若是他不想归还,那么这把玉萧估计是无望了。

     “太子殿下可容奴婢说句话?”

     “说”

     “当年太子殿下与我家小姐交换信物的时候,奴婢没来的及阻止,太子殿下说过用愿望换回'清雉',现在我家小姐最大的愿望,只有太子殿下能完成的愿望也就是归还'清雉',太子殿下身份尊贵,拥有这世间很多人羡慕的东西,但对于我家小姐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这把'清雉'萧和那把'清涧'琴了,太子何必强人所难,留个无用的东西在身边,害苦了别人。“

     司徒言看着船外的湖面,眼神有些空洞,墨莲连忙自怀里拿出药瓶给司徒言喂下药,这些年下来,司徒言总是这般的不爱惜自己,一次次的伤害自己。

     “墨莲这丫头自小就在山中长大,还不懂礼数,太子莫见怪。”司徒玦一旁打着圆场,只是和在丞相府见司徒言他们的笑容不同,此刻的笑容除了僵硬外,还有一丝冷漠,这人是想欺负自家小妹,抢小妹最爱的玉萧啊。

     “就是,太子殿下别见怪,我这小妹和她的丫鬟都没见过世面,倒是惹太子殿下不高兴了,太子将玉萧还与她便是,改日有什么好东西,诺给太子殿下留意如何?”

     看着司徒言恢复神采的眼神,听着身旁这些个好言相劝的言语,轩辕瑾苦笑,不是不愿意还,只是……只是放不下。放不下的不知道是这把玉萧,还是玉萧的主人,就算没有了在寒山的记忆,依旧执拗的想要将它留在身边,不知道到底想要留住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