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
    今日,是司徒言留在寒山的最后一日,丞相府的人已经在山下守候多日,那日,寒老给她说了很多事,他说今日走后,就不要再回来了,完成心愿便找个好人家投胎吧;他说他之所以在寒山就是在等她的到来,他们寒山一门存在世间几百年,就是祖先留下来引渡她这个未亡人的;他说除了寒山的弟子外,所有求医者下山都要喝下忘川水,只是想着长存的寒山至少只能她一人拥有这段记忆;他说这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也是他唯一的使命;他还说了寒门的起源。

     那日,她带走了轩辕瑾的玉佩,带走了墨莲及寒老给她的安平公主身前最爱的那把'清涧'琴,带走了师父教与的一切,今生若不能还了这几百年的执拗,她就永远不能踏足寒山半步,更或许会永远消失在这天地间。

     回到丞相府已经两个月了,如寒老所说,司徒渊把司徒言视若珍宝,多年未归的司徒言更是得到了全家人的宠爱,不论什么要求都会被满足,其实司徒言起先不叫司徒言,那日寒老救下司徒言,寒老说名讳很重要,便另外取了个现在的名字,为了救司徒言,司徒渊对此也是没有半点怨言,毕竟在以前的时候名讳很重要。

     “小姐,二小姐来了。”墨莲身后,跟着一个女子,体貌端正,眉眼间与司徒言有几分相似,正是司徒言的二姐司徒娇,司徒家五子,三儿两女,对于这两个女儿,司徒家上下宝贝得不得了,加之司徒言体弱多病,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二姐”司徒言上前行了家礼,司徒娇却出手阻止。

     “自家姐妹何须多礼,小妹也回府多日了,常年不在京中,今日正好有几个好友相约出门游湖,小妹也陪二姐一起去,三哥和四哥也在府外等着呢。”

     “好!”两人相携出了丞相府,司徒言的三哥司徒玦,四哥司徒诺正在门外说着什么。司徒言的大哥司徒然是镇远大将军,现在还在边疆未回来。

     “三哥、四哥”

     “小妹回府也有多日了,今日哥哥们带你出去玩,莫怕生,有哥哥和姐姐在。”俩人走上前来亲密的揉着司徒言和司徒娇的头。听了司徒玦的话,司徒言感觉一股暖流自心间流淌而过,这副冰冷的身体也暖和起来了。

     “那是,三哥说话可要算话,一会言儿要是在街上买了东西,三哥可不许嫌贵。”

     “小妹要是想要天上的月亮三哥和四哥都会给你摘下来。”

     “三哥这哄骗小女娃娃的话在哪学的?不会是骗了不少姑娘吧?”

     “胡说,让爹爹听见了不是想让你三哥我被抽吗?”四人嬉笑着上了马车,不时有欢声笑语传出。

     到湖边的时候,已经有了一群人在哪守候,除去那些个丫鬟奴才的,有十几个人看着非富即贵,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墨莲扶着司徒言下了马车,司徒言一眼认出了站在人群中的轩辕瑾,七年不见,他越发的意气风发,只是再也不是七年前的他了,不再是漂泊的纸片一样的未发芽的种子,他已经长成了大树,可以让别人依靠了!他的身旁有一柔弱女子,依在他的身上,苍白的脸上依旧显露出她的幸福。常年的病魔缠身显露得她更加楚楚动人,轩辕瑾的眼里现在却只能看见怀里的女子,所有的一切柔情都给了她。

     “小姐”扶着司徒言的墨莲一脸担忧的看着她,那晚他们喝多了发生了的所有事她都看在眼里,他们喝多了,却让她这个局外人担了太多。

     “没事。”情绪波动会影响灵魂的稳固,原本冰冷的身体现在犹如寒冰,好不容易养的红润的脸现在却也是煞白。

     听着司徒娇介绍着众人,司徒言一一笑着打招呼,这才陪同众人上了船。

     “听闻五小姐是在寒山长大的,太子殿下前些年也去过寒山,但是下来后却什么都不记得了,五小姐能给我们说说寒山是什么样子吗?”依偎在轩辕瑾身上的女子说道,她叫叶晨,是尚书大人之女。

     “寒山上除了雪还能有什么!”

     “啊,那不是很无聊。”

     “也不会,偶尔会来一个上山求医的病人,和寒老学习武艺和医术,日子倒也过得挺快。”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这些个富家千金少爷总是悄悄的看着她,或许这个寒山大弟子的身份真的很让人觉得尊重。

     “说起这个,太子殿下说七年前曾经在寒山上待过一个月,但是下山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是为什么?”

     “凡上山求医者,下山都得喝下忘川水,寒山上的一切,除了家师准许外,不许任何人带出寒山,包括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