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八)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这个皇宫,无论每呼吸一下,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灵魂深处的疼痛,都能抚摸到空气中的寒冷。墨莲在身旁小心的扶着,司徒言只是无力的依靠在墨莲的身上,前方父母投来问候的眼神,身旁哥哥都在嘘寒问暖,似乎一切都还不是很糟糕,或许。

     司徒言的自我安慰,不知道是不是起了作用,呼吸顺畅了很多。到达宴厅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的家眷大臣都到了。见到司徒一家人,每个人都上前恭维着,司徒玦和司徒诺将司徒言围在中间,保护得密不透风,依然挡不住众人询问的眼神,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司徒家的幼女,寒山大弟子?这看来不仅司徒将军宝贵得紧,整个司徒家都宝贵着。

     司徒言一下子成为众人的焦点,众人目光不明。眼前突然一暗,有些呆滞的司徒言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一只温厚的大手覆盖在头顶,眼前看到的是一双军靴,身上还披着盔甲。抬头眼前站着一个男子,英俊的脸庞,棕红肤色,鼻直口阔,粗发浓眉,一双睫毛很黑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闪烁着温柔,没来由的,司徒言就认出了这是那个从未蒙面的大哥。

     “大哥。”司徒言见到这双眼睛的时候,没来由的,原本有些煞白的脸上变得有些红润,眼睛笑得跟月牙一样,或许就连墨莲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司徒言,第一次感觉到她活着。

     一旁的司徒夫妇一脸的欣慰,司徒诺也是浅笑着,温柔的看着俩人,只有司徒玦一脸的不快,大喊着不公。远处走来的司徒娇和轩辕琛也是一脸的温柔,周围的其他人似乎都不再重要了。

     “记得当年最后一次见到小妹的时候,这眉目还没有张开,还总是一脸娇弱的样子,多年不见,小妹倒是越来越漂亮了,也精神了不少,也不知道这府上的门槛不知道要被多少公子哥们踩烂才算个数呢。”温厚低沉的声音,徐徐述说着多年不见妹妹的思恋,虽然只是寥寥几句,却让这个不善于表达的将军大人烧红了脸。

     “大哥这般能说会道,又这般英俊美貌,不知道府上要被大哥娶上多少个美娇娘才算数呢。”

     “哈哈哈哈哈”本来是想调戏人的,没想到反过来被调戏,让这个平时不拘于言笑的大哥心胸舒畅。

     “好了啊,你俩,不可以这样无视我们。”司徒娇噘着嘴挽着司徒言,一脸我生气的样子看着司徒然。司徒玦和司徒诺也是站在司徒然左右嬉闹着,这场宫宴在几人眼里似乎不过是相聚的场所,其他的都不重要,就算是轩辕琛这个准未来的女婿也没有插足的地。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太监尖锐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宴厅里,拉回几兄妹神游的话题,也打破了这般温馨的气氛。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百官叩拜,群臣高呼。

     “平身”按照礼节,所有人落座,只是本该坐在前排的司徒家的大哥却跑到家属后面和弟妹聊起了家常,就连琛王爷也被司徒娇拉着一起,高坐上的皇帝看着被哥哥姐姐围在正中央的司徒言,想起了七年前轩辕瑾让人带回来的字条,眼神里别有深意。

     “朕听闻镇远将军家的小妹回来了,今日可有来?”不是用丞相家的幼女,而是镇远将军家的小妹,像是在调笑几日前收到镇远将军的上书,想要提前回来看望病重的小妹。

     “民女参见皇上。”被点名的司徒言,只能无奈的起身,寒山十年,早已养就她一生的淡漠疏离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若不是看见刚才和家人的嬉闹,或许都没有人敢去轻碰这个像个陶瓷一样的仙女。

     “抬起头来朕看看。”不能说司徒言倾国倾城,却也是沉鱼落雁的,身上穿着思桑婆婆的天蚕衣,金丝勾勒着朵朵桃花,在这金碧辉煌的皇宫,依旧闪耀着光芒。

     “听闻五小姐自小病痛缠身,不知道现如今如何了?”

     “回皇上,民女这身病痛是好不了了,只能慢慢蓄养着。”

     “寒老都治不好的病痛,想必五小姐也忍受了不少非人之痛,上来让本宫好好看看。”皇后让宫女在座位旁边安置了小坐,拉着司徒言在一旁说着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