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瘦影自怜秋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
    自那日游湖回来后,司徒言就病了俩日,司徒玦三姐弟被司徒渊狠狠训斥了一顿后,又开始为司徒言的病担忧了。

     “小妹。”司徒娇风风火火的自门外跑进来,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二姐怎么了?咱府上养狗了不成,跑得这么快。”

     “噗,哈哈哈哈”刚跨进门的司徒玦听见平时话很少的司徒言说这话,而且这般雷人,一时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小妹,乱说什么呢。”司徒娇脸一红,有些扭捏的用食指搅这手里的手帕,一见她这样司徒言就猜到是谁来了。

     “民女不知道是琛王爷来了,王爷……”

     “听说小妹病了,我这个未来的姐夫来看看是应该的,都见过这么多次面了,不是说了别叫王爷了吗?叫声姐夫也让我高兴高兴!”轩辕琛,是轩辕瑾同父异母的弟弟,仅比轩辕瑾小一岁,和司徒娇已经定亲了,就等着时日到了成亲,轩辕琛年少时常年在江湖上行走,对皇位什么的倒是没想法,也算一个洒脱的逍遥王。

     “王爷这是在逗我高兴还差不多。”司徒言半躺在床上,司徒娇坐在床沿上,司徒玦和司徒诺与轩辕琛坐在不远处的小凳子上,几人就这般的说话解闷。

     “这几日小妹瘦了不少,得赶紧把身子养起来,大哥过几日到京都看见你这样子肯定得收拾我和四弟,大哥在书信里知道小妹又病了担心得不得了,回京的行程听说也提前不少。”

     “大哥班师回朝行军速度这般隐蔽的事三哥也能打听到?”对于这个镇远大将军,司徒言虽然没见过,但是这十年下来也有不少的书信往来,对这个大哥倒也是钦佩不少。

     “诶,小妹,你三哥这说的可是实话,现在满朝文武都知道司徒将军为了能早日见到离家多年的小妹,都上书到皇上那了,想早日回来,都差把那几十万大军丢在边塞不管了。”对于司徒这一家子的妹控,轩辕琛也是忍不住汗颜的啊,那宠可以说是无法无天的那种了,也幸好司徒言在寒山上呆了这些年没被宠坏,不然又会被多少人笑又是个败家千金了。

     “啊,那大哥给我的书信中怎么没有提到?”

     “什么?大哥和小妹还有书信来往?太偏心了,我们都没有。”司徒娇的抱怨,司徒玦的帮腔,司徒诺只是静静的看着,偶尔给司徒言递杯水什么的,轩辕琛看着几人的互动,也忍不住羡慕,自古无情帝王家,生在帝王家就注定不能拥有这般真实的情感。

     时间在司徒言早上请安,陪父母用膳,陪哥哥说话,陪姐姐游花园,或者独自吹奏着[朝白]的指缝中流走,似乎一切都回归了平淡,夜幕将至,通往宫门的道路上今日却变得热闹起来,今日挂帅出征的镇远大将军班师回朝,皇上在宫里设宴接风,司徒家现在可谓是鼎盛一时。

     宫门口,轩辕琛早已在那等候着,执起司徒娇的手,告别司徒家人就往宫里走去,两人虽然没成亲,却是被皇上赐婚的,所以像宫宴什么的,司徒娇是有资格坐在轩辕琛身旁的。

     宫门口,司徒言也看见了轩辕瑾,不过他等候的却是尚书大人之女,说起来也奇怪,这俩人相恋也有些日子了,皇上却迟迟不肯赐婚。只是冲忙瞥了一眼,司徒言就父母一起进宫了,早就没关系的两个人,看多了又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