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九)嗟余只影系人间,如何同生不同死
    轩辕瑾不见了,整个东宫,都找不见了,皇上被惊动了,皇后被惊动了,在这即将过年的夜晚,各家各户喜庆着欢乐着,却只有这东宫萧条索然。

     今晚过年夜,虽不见了太子,却依旧办了家宴,司徒言病痛缠身躺在床上给皇上告了病假,叶晨在清幽院关着,没有轩辕瑾的同意不得出来,或许现在整个东宫都沉浸在死寂中。

     当所有人都在找轩辕瑾的时候,司徒言却知道他在那,司徒言知道,轩辕瑾已经恢复了记忆,再也没有前几日的那种混乱,但是他依旧没有出现,司徒言知道,他在某个角落看着她,他在某个角落守护着她,等着她的原谅,即便身子里的子蛊一直蚕食着他的五脏六腑,他也依旧不会在意的吧。

     “小姐,喝药了。”这几日,墨莲和轩辕子埝都一直寸步不离的照看着司徒言,就连过年夜的家宴轩辕子埝都未去,只是一直在床边守护着司徒言,或许她也知道了些什么,感觉到了些什么,她再也不再司徒言面前哭泣,却总是在角落里偷偷抹泪,她现在真的像个小大人一样的了,会照顾人,心疼人了。

     “喝了再多又有何意义?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

     “小姐……”

     “小莲,我想家了,明日你带我回家吧,我想爹娘和哥哥姐姐们了。”

     “是,明日墨莲就带小姐回家。”似乎墨莲也不再挣扎了,司徒言也不再言语,只是看着窗外的白雪看得出神。

     第二日,司徒言三人准备着就出了东宫,走在这熟悉的街道,司徒言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喜庆,是否心中有伤就感觉不到任何欢乐了?到达司徒府的时候才发现,大门紧闭,门上贴了红色的封条,门口站着一群侍卫,不许任何人接近。“小莲去看看怎么回事。”司徒言掀开车帘,看着墨莲去和侍卫交涉。

     “小姐……”回到马车后,墨莲欲言又止,司徒言就知道出事了。

     “说”

     “刚才外面老百姓的传言,司徒家造反了,除了太子妃和琛王妃,包括司徒将军在内,所有人关进了天牢。”墨莲小心翼翼的说着,就怕司徒言一下子承受不住背过气去。

     “现在我这副身子,还有什么承受不了的。”看出了墨莲的心事,司徒言却只是浅笑着自嘲。

     “小姐,我们去找皇上吧,司徒家不会造反的。”

     “没用的,司徒家功高盖主,家里的女儿不是太子妃就是王妃,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赏赐的东西了,现在唯一能赐的便只有死了。”

     “那怎么办小姐?”墨莲知道,司徒家对于司徒言来说,很重要,排去血脉至亲,他们更是给了司徒言空寂三百年的心感觉到了温暖,那一直让司徒言如获珍宝。

     “所幸现在还在年节期间,所有公事都推到了年节后,我们还有准备的时间,我们先去琛王府,我要去确认二姐安全先。”

     “二小姐怀了皇嗣,虽不是皇上的孩子,但是到底是孙子,想必不会……”

     “皇上的子嗣不少,不会在乎这些的,他现在不过顾虑着我寒山大弟子的身份,若是连我也处死,不说别的,就天下受过寒山恩惠的人,不会比轩辕王朝的军队少。二姐不能一直留在琛王府,计划一下过几日把爹娘和哥哥们救出来后,连二姐也一起带走。”

     “是,我这就去联系墨阁。”

     “皇上想必也有想到我们会找江湖人,想必也做了准备,一切小心为上,务必要成功。”

     “是”墨阁,不过是寒山先祖为寒山留下的最后一手,这些年下来,墨阁却成为了江湖最神秘的存在,别说阁主是谁了,就连墨阁一个普通弟子都很难出现在众人面前。

     司徒言交代完一切的细则后,只感觉心中一窒,喉间一股腥甜喷射而出,“小姐”墨莲吓了一跳,赶紧拿出手帕给司徒言擦拭,却被人推到一旁,定惊一看,不是多日未见的轩辕瑾是谁?

     “安平”轩辕瑾或者说现在的轩辕夕朝,双手颤抖着抱住司徒言。

     “殿下来了。”司徒言擦拭了嘴角的血渍,用手中的锦帕一点点的擦拭着衣服上被喷射的血滴,却怎么也擦不掉那鲜红的颜色。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言儿”轩辕夕朝梗塞着,看着司徒言身上的血渍,突然想起了前世倒在自己怀里浑身是血,像朵朵盛开的桃花一样的血渍,而怀里的人儿,却一点点冰冷。

     “臣妾等陛下这声言儿已经很久了,自从陛下和言儿回了皇宫后,陛下出征后,陛下登基后,陛下再也没叫过臣妾言儿了。”司徒言颤抖着手抚上轩辕夕朝的脸,前世,前世最后悔的,就是没能再一次触摸他温暖的脸,没能看见他温柔的笑脸。“陛下,臣妾…好久…好久都没见你笑过了,就像那年我们在桃山初识的笑颜。”

     “我……”马车停了下来,外面传来太监尖细的嗓音,司徒言轻笑着推开轩辕夕朝,理了理凌乱的衣服,随着墨莲出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