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
    “轱辘,轱辘,轱辘“马车行驶在道路上,马车上无人驾驭,马儿却是乖巧聪慧,马车内,司徒子埝一身男装,原本精致的脸庞也被带上了普通的面容。

     “可找着大哥了?”司徒子埝揉了揉酸疼的太阳穴,虽是好不容易睡的好觉,却更像是昏迷。

     “和你料想的不错,他偷看了寒老的书记,确实有了动作,已经去了北翼做了将军,看样子是势必要灭了轩辕王朝的。”墨莲叹了口气,当初轩辕夕朝救出了他们,除了司徒两老留在了旧都,二哥和三哥不知所踪,前些日子才查到现在已经做了天下第一富豪,这大哥本来还算安分,不曾想月前无意见看到了寒老的书记,里面记载了司徒言的一生和她死后可能魂飞魄散永世不能超生的猜测,也书写了牵绊她生生世世的轩辕王朝若不灭,司徒言便永无翻身之地,更别说投胎了,看到这个后,妹控的司徒然当然接受不了,想必现在在北翼当将军,就是为了摧毁轩辕王朝了。

     “大哥真性情,知道了嫂嫂这事肯定受不了,只是希望二哥和三哥别再给搭进来了,毕竟是有损功德之事。”灭了轩辕王朝,不知道要多少无辜百姓的性命,不知道又要有多少孩子流离失所了。

     “就算他们不知道这事也不会放过轩辕广,当初他还只是个王爷的时候便差点灭了司徒家满门,小姐的事虽然他没有直接关系却也是脱不干身的,那相思血蛊可不是叶晨一个小小官宦子女能得到的。”想起轩辕广,司徒子埝也是冷了脸的,那个皇叔,现在应该叫皇上了吧?这些年皇位坐得可安稳?

     “莲姐姐,其实你不用跟着我的”司徒子埝手里拿着善圆的持珠,一下一下的转着,墨莲是看着她长大的,每时每刻都看着她的姐姐,她怎么会忍心让她走,只是……

     “即便是阻止不了你,也要让我待在你身边,必要的时候还能给你挡箭。”

     “胡闹,什么挡箭不挡箭的,我的功夫可不比姐姐差,子埝只要莲姐姐好好的就好,我还指望莲姐姐照看着小和尚呢,再说了谁说的我就一定得死啊?”

     “好好好,不说这,那你是确定要去北翼国了?”

     “大哥带兵打仗的本事我不担心,在轩辕王朝的时候,就算是轩辕广也抵不上大哥半分,只是怕那些个商场阴暗,怎么说待在大哥身边也能给他支个招。”

     “那我陪你便是,干嘛非要我走?”

     “在北翼毕竟不是自己的地方,我和大哥都要小心翼翼的,墨阁无人打理就不能成为我们的有效助力,别人我不放心,只好劳烦莲姐姐了,再说了,内有大哥,外有莲姐姐,我能有什么事,而且说不定过几日小和尚就来找我了,更不会有事,就算你不信我和大哥,你该信小和尚吧?他的武功可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除了脑袋运转慢了点,比谁都可靠。”

     “是,他要是能还俗,就更可靠了。”墨莲无语,每次只要一说到小和尚,这丫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不是没想过,只是每次见他那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样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总是想着,等嫂嫂这事了解了,若他还愿意做和尚,我便天天去焚云寺陪着他,等着他,看他还不还俗。”司徒子埝无奈,每次看见小和尚洒脱温柔的笑脸,就觉得还不还俗的都无所谓了。

     “我估计你要是日日去焚云寺,不知道那焚云寺会被你糟蹋成什么样子,原本好好的一座寺庙,被你整天弄那些个花花草草的,弄得五颜六色的,估计名声都被你败了不止百八十里了。也就主持和那小和尚能容忍你这丫头的怪脾气了。”

     “所以啊,你看我这么舍不得小和尚还有莲姐姐你,所以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墨莲叹气,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丫头的铜牙利齿,只好作罢,怎么说司徒然那个妹控也不会让司徒子埝受伤的,毕竟爱屋及乌嘛,谁让司徒子埝最得司徒言的欢心呢。

     “那你记得照顾好自己。”

     “是是是,我知道了,你赶紧下车吧,没看见金都就在眼前了啊,一会该被人看见了。”子埝看着墨莲的身影消失后,才看向越来越近的金都,这里将是另一个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