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7】居然是废材
    躺在一间破庙里,看着打扫的干干净净,四处漏风的屋顶跟窗户,连个门都没有。

     李炎的思维一时陷入了僵局,这里居然不是启明星,肯定是传送时遇到了什么变故,随即李炎想到在传送时,天空照下来的那一束红光,可能正是因为它才让传送的位置发生了改变。

     既来之则安之,通过路上跟燕喜的对话,李炎迅速了解了目前的状况!

     首先自己假扮的这个叫祁阳的死者,出自修真世家,在天机星也是有名的家族!不过悲催的是这个祁阳十岁时母亲离奇死亡,而他也被检测出是个无法修炼的废材,随后大家发现祁阳慢慢的变傻了,但祁家并未对此事过多的关注。

     相比起祁阳,他同父异母的大哥就不同了,即便在天机星来说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无数光环围绕,走到任何地方都会万人注目,关键是他的这个大哥非常讨厌祁阳!

     按理说祁家这么大的家族,养活一个傻子不在话下,可是偏偏所有人都非常不待见祁阳,他们认为祁家是修真家族,人人如龙,即便不能修炼的族人都是聪慧无比,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放在世俗那就是出将入相之辈!

     最让他们可气的是祁阳被毁婚了,这件是闹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家族长老为祁阳定得娃娃亲,对方也是个修真家族,女方也不知道怎么打听到祁阳是个傻子,突然变卦!

     祁家想报复女方的家族,但女方居然早就拜入了修真大派,祁家没办法,把这一切耻辱都归于祁阳,上个月,家族正式把祁阳和从小陪在身边的燕喜两人赶出了家族,两人身无分文,一路流浪被迫在破庙安了家。

     “少爷,赶紧吃东西吧,吃完了好好休息一下!”这时燕喜已经把火生起来了,手里捧着两个黑疙瘩让李炎吃。

     李炎随手拿起一个,放嘴里一咬,差点把牙崩掉,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立马扔出庙门,大声道:“呸、呸呸……这什么东西啊,这是人吃的吗?”

     闻言,燕喜蹲在地上,抹着眼泪哇哇哭了起来:“都怪燕喜不好,我没本事,让少爷受这么大的罪,还吃这种东西,我没用……呜……呜呜……”

     “哎呀!我说你,怎么动不动就哭啊,这不怪你,今天我们吃别的!”

     说实话,李炎在地球生活虽然过的一般般,但也没吃过这种又黑又难闻的东西,想了想从乾坤袋里拿出两桶方便面,又拿了些香肠跟包装的肉类食品!“燕喜,这里有水吗,”

     看着李炎凭空拿出一样又一样从没见过的东西,燕喜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少爷,你可以修炼了少爷,你还有乾坤袋!”

     李炎这才想起原来的那个祁阳是个废材,这下露馅了,不过自己并不是祁阳,虽然白煜公没有给自己任何修炼的功法,但自己既然经历这么多离奇的事,不做主角实在太对不起地球人这个称号!

     两人唧唧歪歪,隔烧水煮面这会时间,李炎想了想说道:“这个修真还要论资质吗,那怎样才可以检测出一个人能不能修炼?”

     “当然要论资质了,有灵根的人才可以修真嘛,不过少爷以前检测的时候是没有灵根的,后来我在家族又拿了块检测石,对你重新检测了一下,还是没有灵根。”

     燕喜一边烧水,对着火上面的高压锅好奇不已,嘴里滔滔不绝的讲解着他所听到的知识!

     “你有检测石,现在还在吗?”李炎听到这话立刻打起了精神,御剑飞行啊,这比古代考状元要光荣多了,事关前途命运的事,由不得李炎不慎重对待!

     “当然还在,检测石又不是值钱玩意,对了、少爷的乾坤袋是怎么来的,”往火里加了两根柴火,燕喜突然又问起了乾坤袋。

     “我母亲留给我的,这话你没疑问吧,赶紧把检测石拿过来,我检查一下,最近我突然感觉身体里有股强大的能量,在经脉里游走!”李炎随意回答了这个问题,又编了个谎话,如果待会检测出自己是个天才,也好回答。

     “没、没有,少爷说的当然是真的,我这就给你找检测石,”燕喜用衣襟擦了擦手,随后起身从神像背后拿出了个包裹,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了个石头,捧在手上发出耀眼的光芒!

     小心翼翼的接在手中,命运如何即将揭晓,李炎在这一刻浑身颤抖的难以自持,石头接在手中,燕喜刚抽回自己的手!

     躺在李炎手中的石头突然熄灭了,变成了个灰不溜球的石头,李炎感觉到事不太好,心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揪了一下,朝燕喜看了一眼,这丫鬟居然没心没肺,还背对着自己!心里有气的李炎把石头往地上一扔,走到高压锅前打开了盖子!

     “少爷、检测出结果了吗,”燕喜好像害怕什么似的,低着头轻声问出了这句话!

     “没有,石头没有任何光芒,你刚才为什么不看!”李炎虽然失落,但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燕喜把头都差点埋进了地下,细若蚊声的道:“我不敢看,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生活挺好的,为什么要去修真!”

     李炎瞬间愣住了,心里的想法就是这黄毛丫头对自己有想法,或者是说对以前的祁阳有想法,要是漂亮也就算了,可是那半个胎记的脸实在有点吓人!

     “我们吃饭吧,都煮好了。”李炎不动声色的扯开话题,好避免内心的尴尬!

     “对、对,我们吃饭,少爷一准是饿了!”

     李炎从乾坤袋里拿出了筷子跟碗,两个人各自一碗,就坐在地上吃了起来!

     夜里,寒风瑟瑟,李炎坐在破庙门口,看着天空升起的一大两小三个月亮,这一天经历的太多太多,想要强迫自己睡下,但躺在破庙里还是失眠了!

     看着满天的繁星跟三个月亮,李炎感觉这个世界越来越模糊,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密闭的石室,室内有张石桌跟个石凳!

     “主人,欢迎你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