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不太好的清醒经历
    说到那儿,基本上筒神都已经交代了来龙去脉,我只是打趣的问了问他:「说了那里久,你还未说你叫什么名字呢?」,筒神哈哈大笑就说:「言下之意,你已经信相我及当了我是朋友吧。我们星球的名字有点长,我都有说过给小青听,但她还是叫回我做火神,而你就叫回我做筒神吧??」,我就抢着和他说:「我只是问问而已,当你朋友无所谓,我现在工又未找到,什么也没有,你不是叫我到隔离街那就没问题。还有你还未说事隔多少年呢,我都不知如何帮你,还有我没有必要要帮你吧。」。

     筒神只是淡淡的回覆说:「事隔多少年及现在飞船收藏的位置,我都说不到了,现在地球对我对时来说已经是沧海桑田,但只要找到那个青铜人像,我便可以找到飞船了。」,我忍不到了便说:「重点,要答重点,为何我要帮你呢?」,筒神就说:「因为??因为你不理我,也要理一理你的朋友麦甜甜吧?」,我马上火起了大声喝道:「你想用她来威胁我。」,筒神连忙解释说:「不是,不是,而是刚才小青的意识混到了麦小姐的脑内,那样麦小姐有可能会变得痴痴呆呆,或是多重人格也可能全是小青的意识。」,我恍然大悟,刚才不是因为麦甜甜想睡,而是她载入多一个人的意识后果,我再问:「之前那两个黑白双煞不是又找到什么圣女吗?又可以带他们找什么永恒呢?」,筒神解释说:「步骤是那样的,先是验血,确定基因可以就是试汇入,之前他们找到的只是第一步,虽然基因吻合,但还是不能汇入小青的意识,但麦小姐可以。那样他们所说的圣女或是我叫的载体加上铜制人像便可以去找飞船,找到后我会教你控作机器,把意识先经载体再重新用新机读出,那样就可以把我们送回我们的星球了。至于控制机械的方法小青也识,所以如果找小青意思的载体,那就可以要小青用机器改变那人的基因至长生不老,但不老不是不死,只是不会衰老而已。」

     我那时在想,地球的女仔是否好一点呢?不论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时时来访的外星人都在地球上识女仔,不过我还是给那个筒神所说的故事感动了,但我根本无能力去帮他就说:「那两个人你都知不简单的,他们找我易如反掌,但我去找他就难若登天。」,筒神就说了:「你放心吧,你不用去找他,如常生活,他们迟早会找上门的。」

     我马上想到一事就问:「那么麦甜甜现在又如何呢?」,筒神就回了一句:「上面所说的痴痴呆呆可能是我用字重了,因为实际上我根本没有在真人上可以试过,那是我的推测,或是性格大变也说不定,但我可以肯定的说是麦小姐一定无生命急险,而意识方面主人格还是麦小姐,但会有潜藏的小青人格技能等等。」,我一句话说出:「即是无人知道是什么吧。」,筒神干笑了几声。

     筒神再说:「你还是要起身了。」,我立时无名火起了:「我睡都未有睡过,你就叫我起身,实在太不人道了。」,筒神就哈哈笑了几声就说:「我现在叫你是为你好的。」,我就说:「我偏偏就是不起。」,筒神好了一句,光线慢慢昏黄暗淡,之后我就真的好好睡了一觉。

     我的意识慢慢又开始回复了,好明显经过一夜的奔波劳累,我十份依恋那一张床,我的双眼还是很涩,那我就连眼也不张开继续睡在床上休息,床褥是异常的柔软而顺滑,枕头是何等的贴服,还有一个揽枕,如丝般幼滑而且还有一阵一阵的香气,由于我还很是疲倦,我身体及手没有大幅度摆动,只是习惯性的揽着那个揽枕手指在揽枕上轻轻抚摸,好是幸福。慢慢我发现不对劲了,那一个揽枕上面甩毛,好多毛发外露,但最重要的是,我一向是没有揽枕的。

     想到那儿,我的心猛然狂跳,我猛力张开双眼,我只发现鼻尖撞鼻尖的看到两个黑圈,我翻开被子向后一退,焦点清晰了,那两个黑圈正正是麦甜甜的一双明亮的大眼晴,我环顾四周正是麦甜甜的闺房,我如电视剧一样看了看自己,还好,所有衣服一件不少的在身上,当然反翻开被子的同时也看到麦甜甜也是好好的,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便说:「好在,我们没有做过什么。」,我话冲出口,只见麦甜甜的嘴角放下,慢慢眼圈开始带点红就说:「你?你说什么话。」。

     我立时无话可说,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真的不忍说只是睡得近一点而已那类话,我只可以说:「无错,我们是睡在一起。」,麦甜甜打蛇随棍上就抢着说:「那??那你打算如何安置我呢?」,我搓了搓自己的太阳穴算是稍作松弛神经再说:「那??那你想什么就什么啦。」,虽然我自己是清清白白,但确确实实又抱着一个黄花闺女睡了一晚,那就由她发落了。

     她抱着枕头露出了邪恶的奸笑就说:「是你自己说的,我无迫你的,你说话要算数。」,又是用了那一招,我好明白什么是人善被人欺的大道理。今次我再不会吃那些亏了,我立时火起好激动便说:「你??你,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过,你又可以奈我什么何呢?」,她立时好温柔的依靠过来低声说了一句:「那你是否想我现在马上大大声声叫喊,叫醒我爸爸妈妈你才肯就范。」,我那时才猛然想到,我现在身在麦宅,揽着那位麦大小姐,如果他真的叫了出来给麦生麦太发现了,我真的黄河水也洗不清了,我马上低声陪笑说:「好好好,明白,明白,你不用出声了。」,那个女人右手的食指与无名指慢慢伸出做了一个V字的手势后就说:「你记得啦,以后要听听话话。」

     我那时猛然想到什么小青与麦甜甜合了体,不是不是,只是意混在一起或是替代了,那我马上问麦甜甜:「那你是麦甜甜还是小青。」,黑影一晃,我面上又是一个五指山的手印,麦甜甜偏着嘴说:「小青是谁,够胆当着我面说第二个女人。」,我不理痛楚再问:「昨天那二个黑白衣人的事,你还记得吗?」,她点了点头,我再问:「你想到那个铜像双眼变了吗?」,她再点了点头就说:「你说完我就记得了,但我一看到之后好像给那对眼摄了魂一样,什么都想不到了,脑内空白一片,之后就迷迷胡胡的睡了。」,那时我留意到她面一红再说:「醒了之后,只见你揽着我睡,时不时还勃弄我的头发。」,说话间还带了一点点羞涩之意。

     我马上和麦甜甜说:「我们要快点起身,要不然的话,给世伯伯母看到就不大好了。」,她没有回答,只是对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我一推开房门看到大厅空无一人,主人房也没有关上,估计是他们已经一醒后便去开铺了,昨晚那两个人有说不到十时都起不到身,平时他们都是九时便开铺了,从那样看来应是因为今天发现晚了起身,所以临急临忙便冲了出门口了,我心还是安定下来,起马没给人发现。

     我再看了看大厅上的大时钟,都快到了中午时间,想了想,都是时候食饭了,麦甜甜那时慢慢从房,露出了得意的神态,她不走出来我还懵然不知,原来她一早估到那一间屋内只有我们两个人,我都禁不着问她:「妳,一早知道只有我们两个人吗?」,她又装出了一个好像好可爱的样子就说:「刚才你抱得我那么实,我那又如何知道外面外生什么事呢?」,说话间她还得意的扭来扭去,我只好摇头叹息了。

     我就和麦甜甜说:「现在时候都不早了,我们出街食个饭,我还有事和你说呢?」,谁知麦甜甜一只手指笃在我的眉心,另一只手架在腰上就说:「你连工都未找到,还想出街食饭,你好多钱吗?」,我瞠目结舌的看着她,接着她再说:「你以后都不要准乱用钱了。」,我真的忍无可忍就问:「饭都无得食?你要饿死我吗?」,她小只小手重重的拍到桌上,我立时背脊骨一寒,她再厉声地说:「坐下。」,我只是吞了一吞口水就乖乖坐下来。

     坐下来后麦甜甜比我稍稍高了一点点,他斜眼看着我,慢慢一字一句的说:「我煮给你食。」,我再次一呆,她会煮饭的吗?但刚才给她极俱威吓性的眼神看过,现在我动也不敢动了。

     她细步走到厨房之中,我在外面的凳子坐着,只听到厨房之内当当作响,又不时好像传出了斩瓜切菜的声音,不到一会我就香气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