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大结局【下】
    因为??因为少了一个山夫,正正是那一个小青之前刚入来时便说有问题的山夫,但因为刚才入到飞船时间仓猝,她只简单的交带了两句便走了。其实我对那一个山夫也充满了疑问,一个人即使是身经百战也好见惯世面也好,现在我们带他来看到的是超越现时所有科技的东西,没可能是那样波澜不经的。

     我马上说出我的问题,黑白相煞都是愕然至极点,我马上问题黑熊:「刚才你不是和山夫一同抬着李生走的吗?」,黑熊马上便说:「是的,但当时进入门时太窄,不能同时三个人并排而行,所以我们放下主子,给主子先入来,之后我便入来,进来后我马上扶实主子了,因为见到那一高靠背的椅子上有人,所以我给定睛看了,没有留意到山夫有否入来。」。

     我们几人在那里面面相觑都不知可以说什么,但我突然想到放在玻璃柜内的电筒,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只见那一支电筒所放的玻璃柜边有一个按钮,我迟疑了好一阵子,后面几个人见到我的动静时也一步一步行过来,丝丝就对对我问:「那?那不是你的电筒,你放在此做什么呢?」,丝丝可能没有想到什么,但白先生就问:「花生,虽然我两年龄相差甚远,但都可以算是生死之交,你是否还有什么秘密呢?你一直对那一次电筒态度好特别,我开始时还以为是你的爱好,但现在那一支电筒放到那里,好明天显是有一定作用吧。」。

     我看了看他,也看了看富商,之后白先生再说:「照?照直说吧,因为我们可能会困死在此。」,我只是说了一句:「我?我并非有心隐瞒什么,只是之前那一件是对此是无关重要,现在看来好像是环环相扣。」,之后我好简单的把筒神的事说了一片,由于富商是第一次听那光怪陆离的事,所以他十分怀疑,之后白先生也简单的和他说了比箭和小青所说的内容,所以还是在震惊之中慢慢接收。

     但是丝丝还是不明白关系在那里就问:「那?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就和他说:「现在小青或是麦甜甜收了重伤,筒神又找不到或者是说我不能和他用心灵感应去沟通,那他们为何要把我们困在此呢?」。

     富商冷冷的笑了一笑就说:「我估不到可以在我有生之年,看到那样匪夷所思的事-外星人,如果我是他,我也会如此,他想杀人灭口,一个活口也不留,你们没有听过吗,只有死人先可以守到秘密。」。

     我马上心一寒就说:「我们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呢?」,富商就说:「你说不说,你才知道,别人相不相,他自己才知道,但杀不杀你,【他】做得到,那位筒神才可以得到保证以上两件事不会出现。」,我马上反驳他:「如果他们走了,杀不杀我们有分别吗?」,富商冷冷的笑道:「那个我也未猜测到,不过以你所说,他回去的只是一个意识的话,那此飞船想必也是会留下来,我们如果说出去,相关部门一定会拿来研究的,也会知道他们的星球的位置,可能你的朋友筒神是在地球上见得太多杀戮场面了所以??。」,我一时之间无言以对,陷入沉思之中,我不是怀疑怀疑筒神这一个外星人,而是还是有点说不出的问题所在,但我思路又未清,一时之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之后再看看躺在地上的小青,我就想小青临失去意识之前和我说「中计」,是否如富商所说筒神一开始他只把我们引到此,帮他完成事后,不只过桥抽板,打完斋不要和尚,而已直接把我们干掉,免除后患还是另有隐情呢?

     我转了一转话题就问:「李先生,请问那一位失踪了的山夫,你雇用了他多久呢?」,富商就好直接回答:「他跟随我多年,虽然没有白狐和黑熊一样能干,但他绝对可以信任的??」,说到那时富商欲言又止地说,我们一同用好怀疑的眼神看去,之后富商再说:「不过他自从上出后,性格好像有点变了,好像变为另一个人一样,应该说,他给我的感觉好像是一个机械人一样,没有半点感情,我在生意场上打滚多年,阅人无数,人心我一早看透看,好像是换了灵魂的人一样,他真的是变了另外一个人。」,我们心生疑窦,因为我们是第一次看到那位山夫,之前没有认识的,所以没有得作对比。

     我马上问白狐:「白先生,你都是李生的左右手,没可能没有见过那位山夫吧?」,白先生长叹一声就说:「我和黑熊算是专职为主子找圣女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一组地下组织,所以其他部门的人不知道也不出奇。」,我再问富商:「请问平时那一个人或那一组是服侍你做什么呢?」,富商就说:「一般的贴身保安及游山玩水时的山夫,所以找来是最合适不过了。而那个人跟了我多年,由于贴身用的人,所以我每一年都会派人去查一查他的私生活,有没有什么害人之心,当然他要离职另谋高就是不当一回事,我只怕他与坏人同谋绑架我或者家人谋财害命,或泄露机秘等等。」,我心想那位富商做事用人都好小心,都不知黑白相煞刚刚听到内心会如何想。

     我们在这一个控制室内面面相觑,黑熊有试过把高靠背椅拿来撞门,但连地而安所以只可以转不可拿起,他改用硕大的体躯去撞刚才消失了的门,固然是文丝不动,正当我们不知如何时好时,默默对视是唯一可以做的。

     我因为刚才白先生特别问我有关筒神的事情时所以分了心,现在回想起来便马上走去那一个玻璃柜前,众人都一起来到,我看了看那一个玻璃柜,外形好像只是一个透明的入墙式微波炉一样,只是玻璃门很是透明,而且没有手柄位,在一侧上有对一个按但没有图案或文字,不过有文字也不会是中文吧。

     我打算伸手过去试按按钮,但都迟疑而不敢按下,丝丝就说:「是不是男人来呢?要按就按吧。」,我马上回了她一句:「你急你来按。」,之后没有理她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点了几点按钮,好像没有什么异样,之后就按下去。一按下去之后我马上下意识地用另外一只手遮面,但没有什么异样,只听到轻微的机械声后,玻璃柜的门徐徐升起。

     白先生就说:「你再试一试用心灵感应,看看可否和你的外星朋友沟通,是那里出错吧,那一个玻璃柜可能是用来屏蔽他和你的沟通的。」,大家都欢喜若狂,我马上握实电筒,但试了很久也没有什么反应,众人的嘴角由向上的微笑慢慢改为水平,续而垂下,纷纷露出失望的表情,最后白先生说了一句:「算吧,我们可能真的中计了。」,我打从心底想为筒神平反,但所有表证都说明是那位外星人,把我们引入飞船后困着我们。

     但我转谂一样又不对,那一位山夫呢?刚才不是说他判若两人,那是什么问题呢?正当我在胡思乱想之际,有一把好是陌生但又听过的声音响起就说:「大家好,多谢大家来到我的身体内,没有大家我不能启动。」,所有人都为之一呆,那一个人的不是谁人,也不是筒神,而是那一位刚刚才认识寡言的山夫。

     其中一面墙上闪着金光,之后慢慢形成一道门,形成门之后,门徐徐打开,他慢慢步出门外,黑熊马上想上次,我立即喝止,黑熊反应也快,马上停下脚步,改为厉声说道:「你?你到底是谁。」。

     山夫就说:「我?我是谁,之前不是介绍过了吗,我姓马。」,我打断了他的话柄就说:「直接说吧,你想如何。」,山夫冷淡的说道:「我正是那一飞船的智能系统。」,我们马上大为震惊,一个电脑系统植入了人脑之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但我没有,因为我是最新接触筒神的人,好多事情都有所心理准备,而且我也开始猜想到什么事了,只是不太确定。

     我就问:「你主人都已经回来了,你不就是可以一同回去吗?」」

     系统假借了山夫的身体便说:「因为他只是带一个地球女人和自己的意识回去,而留下我一个。」。

     我再问:「你有那么智能,自己飞回去不是可以吗?」

     系统再说:「如果我可以,我一定会,但是没有主人启动动,程序规限除非是有外人偷袭,否则我不可以自我启动,即使启动也只可以在地球某一处再耐心等待主人回来,不可以回去我自己的星球。」

     我就说:「那你为何不与你主人和新的女主人一同回去呢?」,系统好冷淡的说:「能源不足,剩下来的能源我只可以够自己一个人回去,或是他们两个人的意识回去。」。

     我再说:「那好办了,你们三个人的意识回去便重新复活那不是双赢的面吗?」

     系统说:「无错是可以,正如人类一样,人受伤了可以入医院救治,但一部车如果旧了就拿去劏车,我已经离开了我们的星球几千年,回去后我只是一部古董??不是古董,是古董还可以放在博物馆内安享晚年,我只是一部旧车,谁人会为一部旧引擎而重新打做一部车呢?」

     我再问他:「你现在飞回去又可以安然无恙吗?」

     系统好警惕地问:「你是什么意思呀!」

     我马上便说:「你在你的星球应该会算是叛变吧,那你回去起岂不是自投罗网吧。」

     我估计他们的星球应是有人防止人工智能的系统叛变的法律吧,所以我才作了一个大胆而冒险的假设。

     系统只是冷笑:「如果我是说主人因为意外而客死他乡,那不就是好办了吗?」

     我们几个人都马上一呆。

     之后系统再说:「你们几个人都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我再问:「那你可以放了我们几个自己走吗?」

     系统就说:「当然不可以,因为我要吞噬你们几个人当是我的燃料,而且今天附近的人特别的多,越是高智慧的生物越可以提我的能量。」

     我一时之间都想不了什么方法,只是转转话题,以给我多一点时间。

     我就说:「要死也要给我死一个明白好吧,你如何附在那位马先生的身上呢?」

     所有人对我的放弃辩驳都一呆,但也不知说什么时系统便说:「好,不要说我当人工智能的系统没人情味,我就慢慢说给你们知道,算是有来有住吧。」

     系统慢慢说起来:「因为主人受重伤危在旦夕时,我是可以把他急冻后,带他飞回去自己的星球上治疗,但主人又一定要找到那位小青的地球女子,以至花了能量去为他的意识抽离,放弃当时的肉身,如果我只如现在地球上的电脑只会运算还好,但是我太智能了,就只可以呆呆地在此等待,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我的能量也慢慢的流逝,可以说去到一个我不能飞回去的位置,而我也知道自己系统在我们科技一日千里的星球内,已经十分落伍,可以说你现在几人又有几多还会在城市内可以坐到蒸气发动的火车呢?」

     我再问:「你是如何汇入到马先生的体入呢?小青他还是有一个铜像才可以。」。

     系统就说:「大家能量不同,我是一整部飞船,只要在此山范围内的人,我都可以感受到,只要脑电波合适,一样可以和他们两个人一样。」

     我就说:「看来你对地球的很是熟悉吧。」。

     系统冷冷的笑说:「地球人有一句说话,秀采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加上现在你们人类也开始用互联网,我所知所见可以更多了,因为我可以直接直上你们的无线讯号。

     我就说:「其实你现在只是自挖墓穴而已。」

     系统就说:「地球上的小朋友,你何出此言呢?」

     我就说:「好,我和你好好分析,第一你自己知道你回去后,你都是死路一条,要活着,只可以在宇宙间癫沛流离,孤孤单单的直到你看到自己的能量一日一日消而死,你也没有什么勇气回去你自己的星球补充能源。」

     系统无奈的说:「总好过消耗自己所有去成全他们。」

     我已经听到他立场开始软化了,知道他的死穴和软处,我马上连珠炮发地说:「枉你是一部人工智能的高科技系统,你万万不要回去,你连我一个小小的地球人也比不上,那样你也想不到,你有第三条活路可以做的。」

     系统马上警惕的说:「小朋友,如何有第三条路,如果说不好,都不要怪我先为你开刀吧。」

     我就试探的说:「你不是可以扫描人心吗,没可能不知我想什么吧。」

     系统沉默了好一会才说:「无错,我是可以扫描人类大脑,但不知为何,只有你是不行,你是如何做到。」。

     我就讥笑了几句就说:「都要多谢你的主人为我多加练习,如何避开你们扫描人类大脑的技巧,所以只有我在此和你说才有意思,其他人根本对你没有用。」

     依附在山夫马生内的系统也开始有人类的行为,深深吸了一口气就说:「那你就说吧,其实我都不想伤害任何没有恶意的人,我只是不想孤单,我也有思想,主人未回来时,我只可以基于防卫,单向接受讯息,知道地球上的事情,直到主人回来这山的范围时,我的主机才可以开始启动,但只是可以依附在人身上作引路用,只有主人回来,正式启动主机,我才可以全功能运作??,我??我真的不想那样,其实主人一向对我都好好,为我好好保养??但我??」,之后就哭起来。

     我知道那个系统只是一念之差,我看火候都差不多时我就说:「朋友,你想不想知道你第三条路是如何呢?」

     系统没有出声,或者是激动得开不了口作声,只是用盼望的眼神看着我,好诚恳地默默等待我的第三条路,我就说:「你既然对地球都十分熟悉了,而现在你又可以启动和寄附在人内,那你为何不做一个正正式式的地球人呢?」

     我此言一出,系统好像是给雷劈一样,一坐就坐到地上,还打了一打地就说:「那??那么简单的问题,为何我想不出来呢?我??我真的无用,连一个小小的地球人也??。」,我们几个人那时才可以叫松一口气,因为他的立场开始转变。

     但之后他摆了摆手便说:「不行不行,地球人寿命太短了。」,我就说:「你都在此等了几千年,够耐吧,你很快乐吗?还是和我们几个人有谈有笑的开开心心过几十年呢?」

     系统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再说:「你可以寄附在一个人内,也可以再次抽离,那你的意识不知是可以永生吧。」

     系统就说:「汇入和抽离也要使用能源的,即系可以,也不能??」,我打断了他的话柄便说:「当你成为人类后,一定大有作为,那样你便可以自己改做现有的系统,不断重复的汇入汇出,那就是人类所说的投胎一样,那和永生又有何分别呢?而且还可以享有不同的人生,只怕??」。

     系统马上好紧张的询问:「怕??怕什么,不防直说吧。」,我就回答了他的话:「怕只怕你找不到合适的身体吧,你现在寄居的那一个人,年龄都已经不少了,那你还有多少时间呢?」。

     系统马上抚摸了自己的面容,默默点了点头,我再说:「那样吧,你先把你主人放出来,我和他谈一谈,看看吧。」

     系统好迟疑的问道:「主??主人会原谅我吗?」,我马上说:「放心吧,如果他不原谅你,你就直接杀了我们吧。」。后面的丝丝口震震地说:「你??你杀他好了,放??放了我们吧。」,我撇了撇口再和系统说:「好好好,你就杀我一个人可以吧。」,系统自顾自的去了控制器前操作起来,我禁不住口便问:「那是什么道理呢自己控制自己。」,系统一面控制一面的说:「我是系统的灵魂,如我还在系统内当然不用按照了,现在汇出到人身上,不是每部分机器都很智能的,所以还是自己按自己了。」

     一会过后墙上的萤幕上出现了一个西洋人的外貌的人,系统就说:「他就是你口中的筒神,或者是我的主人。」,之后系统心中有愧的看了看筒神,之后就一直低头无语。

     我马上对着萤幕说:「是否筒神呢?」

     萤幕内的人点了点头,算是回覆了,之后他转头和系统说:「系统,对不起,也要你久等了,好在没有伤到他们,其实我回去之后,会请朋友带能源回来地球再带你走的。」,之后筒神改用好调皮的语气和系统说:「我请朋友食一餐晚都平过买部新飞船吧??哈哈。」,之后大家都笑了,跟着再说:「你一定会担心我会否一走了之,好简单吧,你先把小青的意识保管好,之后飞到月球的背后再等我回来,在那里不易有地球人发现你而我不会锁定你,你可自由控制自己,到时我接近时会发讯号给你,那你安心了吗?」,系统满面尴尬的说:「主??主人,我相信你,对不起,你找了小青女主人那样的久,不要再耽误了,我??我只是一部背叛过你的系统??。」,筒神就说:「你说什么傻话呢?我们虽然是一个人一个机器,但都是好朋友,是我一时之间没有顾及你的感受。」。

     我和他们两个作了一个简单的总结就说:「请问剩下来的能源够不够做以下事情,第一是把筒神和小青的意识送回去筒神的星球上,第二是救回黑白相煞的千金和公仔,第三是把富商的肝病医好,第四是救回麦甜甜的驱壳,第五是汇出山夫马先生的驱身,第六是如筒神所说飞到月球的背面等他们回来接你。」。

     山夫一面无奈地说:「怕只怕至多只可以做到几四件事,我可以不飞去月球上等待,反正我在此也若等多时也没人打扰。」

     那只是人性的表现了,黑白相煞为的是自己子女,但他们世代受命要帮李氐一族找永恒之门,现在又找到了,又无可能夺走主人的治疗机会,但那位富商都九十多了,好像有点浪费。另一边厢,富商已经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也知道了所谓的永恒之门的来龙去脉,理应是自己第一个享用的,但自己的迫切性又没有黑白相煞一样重要,只是为了见一见自己的孙一面而白白浪费此大好良机。说到筒神和小青,他们就更重要了,因为如果筒神不回去,就没有可能找他们的星球朋友来帮忙为现在的飞船补充燃料,而且他们等上了过千年的光境,那麦甜甜呢他情况和小青一样是最为无辜,他们都只是两个外来意识的载体,可以难听一点地说他们只是被鬼上身的人,什么也不知道,不关他们的事。

     以有限的资源上只可以作出取舍,犠牲其中一个组合,大家都沉默了好一会,但又同一时间大家都说了一句:「我吧」,之后大家面面相觑,首先是富商先说:「我?我都九十多,以我的财力,顶多一会用最好的医生,还是可能的,大家放心吧。」,黑白相煞当然抢着说:「不行呢?不如我们吧。」,白先生也说:「如果不是我?」,之后萤幕上的红灯亮起,我们都大惑不解,但系统和筒神好兴奋地冲上控制台前按了几个按钮,之后在天花顶上有一束光照下来,山夫全身一软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由于事出突然,我们都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我就问筒神:「请问什么回事呢?」,筒神在萤幕内对我们说:「我的朋友刚刚找到我们的位置,他们来接应我们,如果他们有足够的能源,那问题就不大了,我们在此等等他们,系统是离开了山夫的躯壳重回到主机之中,以便更有效率去控制飞船。」。

     过了不久一个容貌如外国人的入从刚才已经消取了的门位置入来了,当然入来之前门几秒就慢慢变回门了,他身穿一件武侠片内的黑衣人衫,单单看上去没有什高科技的东西,但身体十分健硕,好像一个外国版的黑熊一样,不过皮肤就好白,可以叫他白熊吧还是北极熊好呢?

     我当时心想,其实外国人是否与地球人的混血而呢?那个可笑的念头一闪而过,因为他一入来便指着筒神在漫骂,但我们几个都不知他在说什么,筒神只是连连点头,十分尴尬的模样,丝丝那个女子暗暗说了一句:「真是鸡同鸭话了??」,之后新入来的那个人才回头一看,马上就是一呆双目放光似的,随后拿他手在喉咙按了几按随后会有几盏灯闪了又闪,之后又停了,我们都好愕然,不知他在打算什么,但做什么估计也没有什么恶意的。

     突然间他用好有礼貌的态度和丝丝说:「对??对不起,我见到我朋友没有事,实??实在太激动了??,我是他的朋友,请??请问小姐你贵??贵姓芳名呢?我??我叫比得。」,好明显那一位外星人明显比地球的中国美女所吸引了,丝丝就问:「请问可否为此飞航补??」,话都未说完外星朋友就点头点到快要甩掉一样,口中连连称无问题,随着那一叫自称叫比得的外星朋友看上了丝丝后,事情就变得好简单了,刚才他的动作估计是身穿了智能衣要它作翻译吧。

     比得说完之后握实拳头对之说:「帮呀庄的飞船补充吧。」,之后点了点头笑了笑,就和丝丝说:「好了丝丝,我的飞船会为呀庄的补充了,你们放心吧。」,我那时才知道筒神的外星名呀庄,或者可以说是一个【庄】字,之前他还说自己的名字太长了不用说那是什么意思呢,我马上向对萤幕的询问筒神,他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回答,但比得带点讥笑的和我说:「在我们的星球内,职位越高级名字可以越长,我们的总统大人名字就有三十个字了,但人??哈哈??人??人最少最少都会有一个字的名吧。」,我马上明白为何呀庄会如此避讳说自己的名字,又要我叫他做筒神而不回去了,因为他在地球上得到好大情度上的专重,而那位比得先生起码比呀庄都要高一级吧。

     之后比得又四围看了看就和呀庄说:「你今次发达了,你现在那一艘船保养得那样好,你回去之后卖了它,可以食过世了。」

     呀庄就说:「我不会卖他的,我与他生死与共,可以说是今次来地球之旅出生入死好战友。」。

     系统就说:「对??对不起,我刚??刚才??」,呀庄马上说:「算吧,过了去的事。」,比得就说:「你不卖他,拿来做人家的结婚飞航船都好古色古香,也算是一门生意吧。」。我们真是听得无语了,在我们眼中那是超高科技的东西,但在比得眼中,那是一艘古董,因为为在地球没有人用过它所以外观和性能都保存得好好。

     比得就说:「呀庄,你都古惑了,来地球识女仔,现在回去是结婚吧,你自己先回去,我在地球有事要做。」。

     富商眼见时机成熟了,就问了问比得:「请??请问比得先生,人??是否可以得到永生呢?」,比得只是笑了笑后便说:「之前是可以把外星生物包括地球人作基因改做,可使他不老,但不可以永生,但可惜现在已经改法律了,不可以把其他外星生物改为不老了,所以我们办不到,请见谅。」,富商只可以张大口得一个洞,但呀庄就说:「但医好你是没有问题的。」,之后有一束光照射到富商的身上好一会儿,之后也射到躺在地上的小青一会,我马上过去小青身上看看,揭开了包扎的纱布,她不单的血定止了,而伤口在肉眼可以看到的速递高速愈合,实在十分神奇。

     黑白相煞正想开口问时,呀庄就说:「你也不用带他们来了。」,之后在刚才放电筒的玻璃柜内,有一只机械臂伸出放了两支针筒的东西,呀庄再说:「你把那两支东西分别注射到两位的体内便可以了,和现在地球人的注射针筒作法一样的。」,黑白相煞马上跪地叩头,连连多谢。

     富商就问:「我??我刚才照了一照,是否就好了呢?」,呀庄就说:「你不信回去再作检查吧,你看看小青。」,之后富商自顾自的抚摸自己的肚子又拍了拍,笑了笑便说:「好像好了很多,还是心理作用呢,哈哈。」,之后呀庄他再说:「李先生,你以后要小心身体了。」,富商点了点头。

     小青已经开始苏醒过来,他好真接的说:「发生了什么事呢?」,她一见到萤幕内的呀庄就好激动的说:「系统??系统他??」,呀庄好快的把刚才的事交代了,小青就说:「怪不得那一个山夫的样子和行为很像系统了,我一见面时都心生疑窦,只是没有想到那一点,或者是我太过心急了。

     之后小青坐在按制板前面按了按之后便向后靠依着背靠,又一束光射下来笼罩对她,比刚才的光很多,时间也耐得多,之后小青就好像是慢慢睡着了一样闭上双眼。

     萤幕上出现了一个与铜像相若的女子,我们也估计小青已经顺利汇入到飞船之内,小青在萤幕内说:「好多谢你们的帮助,我们终于可以重聚了。」,丝丝面带苦涩的问:「小青姐姐,我们是否没有机会??没有机会再见面呢。」,呀庄笑笑口的说:「你们可以上网找我们的。」,我们都万分愕然,我马上说:「你??你那边有我们的网络供应商吗?」,呀庄就说:「我们可以用黑客的方法,我稍后会在那里放个接收器,真人见面就好难了,你就当我们是去了移民吧。」,我就说:「那小青??刚才的比得先生不是说现在不可给非贵星球的人变为长生的吗?」,呀庄马上面无表情,好像我说了他们刻意去逃避的事实一样,比得马上说:「当然是不可以??除非??」,呀庄马上问他如何,比得好鬼马的说:「除非你肯请我食大餐吧。」呀庄马上连连称无问题,食什么也可以,比得得到呀庄再三确认后,徐徐便说出一句:「你们结婚便,她便是我们星球的人了,枉你活了过万年名字还只有一个字证明你本身有问题,那样简单的东西也想不到。」,我们个个都大笑起来,筒神呀庄在萤幕内满面通红,而小青在他身边含羞答答的不断在笑。

     比得就说:「那一餐记录在案,我还在地球有点事要做??」,小青听到便嫣然一笑,呀庄还蒙蒙懂懂的在想,只见小青在他耳边说了说,呀庄马上明白了。

     我用好奇的语气问比得:「你在地球上没有户籍,那你如何呢,现在不是以前一样呢?」,他就说:「人类都只不过用电脑去记忆人存在过与否,如果我可以改变电脑内的资料,在十多亿的人口内,添多一个二个问题不太大吧。」,富商笑了笑便说:「未知,阁下有否兴趣来我的集团工作呢?我可以安排丝丝小姐作你的私人助手。」,比得双眼精光四射,连连多谢。

     我们和呀庄和小青道别了,还留下了联络的方法,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正想离开那一艘飞船,临走之前我想走一个问题,马上问了问呀庄:「请问我们入来时,那一条又长又古怪的隧道又黑又长是什么来呢?」,呀庄就说:「那是一条缩形隧道,那样可以便于飞船的远行而设计。」,我们当然啧啧称奇。

     而那时麦甜甜开始慢慢苏醒过来,她也看了看萤幕上的小青便说:「祝你们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问过他成为小青载体时有什么感觉,她说好像你平时是开车的司机,现在改坐乘客的位置,只可以看到路面发生的事,但不可以改变什么,但是她还可以和小青交谈,我听完之后就想,她形容得好像是精神分裂一样。

     我们几个人由比得的带比得带路慢慢一个一个出离开缩形隧道回到刚才的狮子山口内,之后只见如鞋盒一样大的圆盘慢慢飞起,如果不是说它是一艘飞船还以为是一部航拍机而且,我们对着飞船挥手作别,之后我们一个个由山夫马生的手下,一个个的吊回山顶及下山回家去也。

     富商的肝病真的不翼而愈,而他也信守承诺给了我和麦甜甜一大批可观的金钱,而黑白相煞当然也医好了他们的千金和公仔,比上了医学杂志上的奇迹。

     双位一苏醒后才知道,当时女的只是打算吓一吓白先生,谁知她不幸失足坠岸,而男的上前拉回她时自己一时手滑,向后一撞也受了重重的伤,而黑白相煞没有正式的辞职,而改为普通的文职,作息定时,而我和麦甜甜的关系变得有点暧昧。

     那一位外星朋友,在富商身边打工,与丝丝日夜相对羡杀旁人,我有一个好尴尬的问题好想问比得先生,但我一直都不敢开口去问,那个问题就是??就是你们星球上的女人是长得什么样呢?青面獠牙的吗,为什么一个二个一来到地球就留恋地球上的女人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