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活把
    开山刀在黑熊手握得青肋暴现,好明显是死死的握实,由于我们有一定距离,而黑熊高如铁塔,即使我们在近距离也难以制止。

     正在那时,弓弦之声响起,箭矢破空而过,正正是射在开山刀的刀柄上,直接给打飞在数米开外,那一箭的力度和准头可想而知,不用我多说,当然是麦甜甜射出,她淡淡的说:「白先生有怪过你吗?」。

     白先生那时冲上前捉实黑熊的手便说:「那又不关你的事,也不关你个仔的事,其实要死的是我,如果我容许他们一起,根本不会有如此问题,要死都是我去死,我无怪过任何一个人,如果我可以开门见山的知道他正是你的儿子,我跟本就开心也来不及,现在我??」。

     他们两个中年又干劲十足的男人相拥而泣,场面有点诡异,我和丝丝上前劝了几句,他们两个心情好像平伏了不少。

     黑熊就和麦甜甜说:「好谢妳,没有妳我都的没有勇气说出口,可能要郁郁而终。」

     麦甜甜用了好平和但渠有穿透力的语气就说:「我们还有第三次的比箭,可能射完之后,你们对人生会有所改变呢。」。

     白先生平伏了心情和再次回到射箭的位置和麦甜甜说:「圣女果然是圣女,第三次我一定会赢的。」,麦甜甜没有回答,只是笑了一笑只是自然自语地说:「第三次是90米吧。」。

     黑熊也收舍了心情去收好箭矢及搬移箭把,很快他便回来了。

     黑熊回来后走到麦甜甜身边,我马上戒备起来,跃身到麦甜甜身前拦挡,我生怕黑熊觉得说出刚才的事来而老羞成怒对她不利,但我身后的麦甜甜没有半点惊慌反而淡淡的说:「别紧张。」。

     黑熊来到面前淡淡的一笑便说:「麦小姐,好多谢你诱使我说出来,现在如释重负,下一次我都会尽力的,妳就没有赢得那轻松了。」

     麦甜甜没有回答,只是嫣然一笑,好像一切运筹帷幄一样。

     那时白先生都走到黑熊面前和他说:「怪不得自此之后我们都没有去过烧烤了。」他稍作停顿面带愧疚再说:「如我不是我的专横跋扈,我自己的女和你的仔都不会如此。」

     黑熊只可以无奈的笑了一笑。

     麦甜甜好冷的和一边发呆的丝丝说:「白丝丝小姐,可以开始第三回了,你当一个护士,想必也是为了妳好妹妹吧。」,丝丝没有回答,因为她双眼已经红了起来,轻轻的抽泣着,她只是说:「事隔多年,现在再次提起,不禁有点唏嘘,但你如何知道我姓白。」,麦甜甜慢慢地说:「妳??妳好伤心,不是听故事的伤心,而是身历其景的伤心。」。

     白先生过去安慰了丝丝几句就开始了第三局的比赛,弓弦声过后,现在因为箭把太远了我跟本看不清如何,但我见到麦甜甜的箭筒内的箭还是满满的,她未发一箭。

     射完之后黑熊用望远镜看看箭把,但结果好奇怪,白先生最高分,次之为丝丝,最少分数是黑熊,黑熊说了结果出来,但丝丝按耐不到的问:「那麦小姐呢?又是他最高分吗?」,黑熊就说:「麦小姐的把??没有箭。」。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她。

     她淡淡的说:「不用射了,我手上的弓只是装饰品,而且是古弓设计,射不到那样远的,那一局我输了。」。

     白先生好严肃的问了一句:「妳?妳到底是谁。」

     她嫣然一笑地说:「麦甜甜,是你捉我回来的,你忘记了吗?」

     白先生笑了笑便说:「愿赌要服输。」

     之后再笑了笑说:「自己妳觉醒以后,你的性格和能力半若两人,我们来那里射箭是你一步步引我们入局的,我有一个外号叫白狐狸,从来只有我设局的??但我今次输得心服口服,在试箭时妳还特意射空,以减少我们的戒心,而妳也明知手上的弓射不到最后一次的距离,所以第一和第二次就迫使我和黑熊说了故事。」。白先生叹了一口气再说:「第三回你连箭也不射,即是你打算有事和我们说吧。」

     麦甜甜笑了一笑便说:「你所说的好多地方都说对了,但试箭时我没有射失,你们对的是箭把的中心,我对的是箭把脚上。」

     黑熊呀了一声便说:「怪不得刚才麦小姐射失的箭不是在箭把之后,而是在箭把之前,是因为我们比赛用的箭矢没有太锋利的尖刃,而是圆圆的,只够射入草扎的箭把之上,要射入实木做的脚是无可能的,但为何箭把上的脚没有半点凹痕呢?」

     麦甜甜只是说:「箭把的脚上有螺丝的?」。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准头呢?她是一个用弓箭的狙击手吗?第一次试把时30米的距离要射上木脚已经很难,还要射上面螺丝,虽然那螺丝头也有鹌鹑蛋一样大,但现在是空旷的室外,有着微风轻送,也如有此准度,刚才以几米的距离去射黑熊手上的刀,根本不用对准了。

     说到那时麦甜甜好自觉地说了:「白先生果然料事如神,既已看穿了我的意图了,我当然会说吧。」

     那时只有我们五个人,她好直接把自己是小青和从外星来的筒神的事说了一片,现在的他只是借用麦甜甜的身体,所以他们现可以直接叫回他做小青会顺耳一点等等

     他们几个好像是小学生在堂上专心听老师说故事一样,小青说完之后久久未回过神来,丝丝第一个出声说:「不?不是吧。」。

     白先生笑了一笑便说:「妳?要我们说那么多事出来,又说了自己的大秘密,不如直接说一說妳要我们做什么吧。你就不怕我不帮你吗?」

     小青笑了笑便说:「既然我一开始布了那一个局,我就不怕你们吧。」,那时我心一寒,那一切一切都在她的掌,连我也只是她的一只小小棋子。

     白先生狐疑的看了她,小青再说:「如果我可以找到飞船而飞船内的机器又可以运作正常的说,白先生的千金小姐和黑熊先生的公子,不是没有希望的。」

     那时两位大男人声震震的说:「真?真的吗?」。

     丝丝好奇怪的问道:「妳就不怕我说出去吗?」,小青好简单的说:「你当然可以说出去,那是救回妹妹的机会,以现时地球人的科技来说,恐怕过多一百年都?」。

     白先生就说:「妳和我们说是想我们做一个交易,对吧。」

     小青说:「不算是交易,只是一个顺水人情而已,飞船内的能源不足以使一个地球人长生不老,但要救回两位的千金和公子及送我们走还是可以,但你们找到了永恒之门回去又如何向李富商交代呢?那就请白先生帮忙好好想想了。」。之后白先生好像想什么似的。

     随后小青再说:「其实我可以骗你们,等到我们走了之后你们也可以什么都不知道,但?既然可以帮,我就在临走算是积点福吧。而且你们也知到我真正的身分是什么,那么我们走了以后不能帮到你们的主子长生,请也不要难为韩花生和麦甜甜了。」

     我马上明白小青布那一个局的用心为何,小青和筒神大可以一走了之,在筒神的星球上风流快活。但如果李富商突然发难要迫使我们两个做什么,我们跟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虽然他刚才说得很是轻松,所以小青就利用人性的弱点,迫使黑白两煞为他们或者是我们去秘密。

     那时丝丝热泪盈眶的走到麦甜甜之前呜咽的说道:「多?多谢,我刚才那样对你说话是我的不对。」,小青只是淡淡的说:「那一会之后,还是请大家多多帮忙,找到永恒??算了,直接说飞船和希望机器没有损坏吧。」

     之后丝丝和小青说:「小青姐姐,妳的箭法好厉害,可否教教我。」,小青笑了笑便说:「

     :「如果?你由小到大都是靠打猎为生,不能一箭至命的话,可能反过来给它噬咬,你都可以如此或者更胜如此。」,丝丝默默无言陷入沉思之中。

     之后麦甜甜到黑熊面问他借他手上自己来来的弓拿来看了看,之后就把刚才没有发的箭矢一一射出,之后黑熊拿望远镜一看,不禁瞠目结舌,白先生没有拿望远镜去看,但都估到一二,只是丝丝看到黑熊的表情,沉不着气抢过望远镜就看,不禁呀了一声看着小青。

     那时小青刚刚也射完所以箭看过去丝丝便说:「现在的弓比我们之前的力度大得多了,又好拿,如果当时我有的话,打猎就更得心应手了,只可惜结构复杂,以前根本无可能做到。」

     丝丝就问她:「妳?妳一开始本来可以用现代的弓,为何要用上墙上的仿古弓呢。」,麦甜甜好可爱的说道:「怀旧啰,我只想回味之前的日子。如果可以又有时间的话,我真的想上山打猎呢。」

     我马上和她说:「小?小青,现在人多车多,我信妳射得准,但都会招惹麻烦。」

     小青也笑了笑说:「放心吧,我都没有打算有此行动。」

     我在远远的渠边就见到有几只老鼠,就和小青说:「那里没有外人又是射箭场,你就拿那些老鼠开心开心,都算是还了一个心愿吧。」

     小青就说:「好,你收鼠尸,抹箭血。」

     我马上醒悟了,现在她射老鼠不是射箭把,箭把射入后,把箭拔出来还是得干干净净的,现在的如果射到老鼠后,不单血肉横飞,而且我们还要还箭的。

     我正想制止时,弓弦之箭不绝于耳,但当我想出声时,小青只是对了句多谢,而黑白相煞和丝丝先是在一边呆若木鸡地看着那活把。

     不知是否我现在的反应诙谐还是什么,之后三个人指着我笑个不停捧腹大笑。

     黑熊不知是否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可能得救还是把内心的郁结说出,现在个人看来开怀了很多。

     但我顺着他们看去,看到刚才上蹿下跳的老鼠,现在?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