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
    皇宫,对于司徒子埝来说不算陌生,倒是多了分亲切感,虽然皇宫隔离了养育自己多年的亲人(狼),但是却遇上自己此生最尊重崇拜的人。只是这个和轩辕王朝的皇宫比起来,更是多了分华贵,每一块砖石都有经过精心的筛选和雕刻,每一株草木都有精心栽培,身旁不停有宫女太监穿梭,虽然看见自己都会忍不住惊呆得难以挪动或者打翻些什么的,有时候,司徒子埝也忍不住轻勾嘴角,更是让众人驻足良久。相比起墨莲,后者便小家碧玉多了,只是却也耐看。

     站在大殿门外,等着小太监的通报和传唤,初升的耀阳在殿外格外耀眼,像极了现在门外这些个小宫女太监眼里的司徒子埝。接到传唤,司徒子埝跨进大殿,入眼的是一片金碧辉煌,穿着各色官服的大人们都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这一夜成名的姬家小爷,虽已在传言中听到了这位爷长得多么的倾国倾城,多么的俊俏,可是见到真人还是忍不住屏息,不是刻意为之,只是顷刻间的反应只是不想惊扰了如画的美人。

     尽头处,高坐上,司徒子埝见到了那个坐在皇位上的男人,和褚戚钰相似的五官,却多了分诺雅和温柔,一看就是多情之人。不过终究还是抵不过岁月的痕迹,刻印在脸色的痕迹更多了分沧桑之感。

     “草民姬斯谚,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抬起头来让朕看看。”司徒子埝抬头,嘴角含笑,醉人的酒窝深旋在脸颊上显得楚楚动人,月牙般的桃花眼更是增添了不少欢愉,若是细看,还能感觉到眼里流动的星光。“就是你打伤了朕的公主?”虽然也惊艳于司徒子埝的美色,却到底是经历过沧海的人物,比起台下的这些不加掩饰的目光,这位北翼皇倒是没有半分失态。

     “草民冤枉”北翼皇未叫起,司徒子埝自然不敢擅自起来,至少目前是不会。

     “噢……何冤之有?”比起自己花心的女儿,褚戚铭更在意褚戚钰对这个姬家小爷的庇护,今日招见不过是想看看此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现在见到这位小爷,倒更多的是怀疑,难道朕这小弟真有断袖之癖不成?

     “昨日,草民第一次进金都寻找家兄,并不知道这位姑娘就是公主,且草民也未曾想到堂堂公主竟然这般……,再者草民并未对公主出手,公主疾驰摔倒,草民只是未来得及搀扶,后接到家兄中毒的消息,心焦急切,不敢有半分怠慢,便未曾理会公主,草民不知道在皇上耳里怎么就成了是草民打伤公主的了。”对于昨日的事,他这个做皇上的耳目并不算少,自然知道她并未出手,只是散发了内里,振伤了公主,却苦无证据,而将军府多人可以证明俩人未接触公主就倒地了,后面虽然曾有踩着公主走过,但是衣物上和身上并未找到半分的痕迹,再加上后来褚戚钰的庇护,倒是让有些人不敢做假证据,可看出褚戚钰虽然只是个王爷,但是那深入人心的恐惧倒是让人不敢造次。

     “即是这般,朕若还是要治你一个护主不利呢?”对于司徒子埝突然停顿未说完的那句话,倒是有些打了褚戚铭的脸,自己的女儿自己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只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把话说得这般暧昧不堪,确实丢了不少面子。

     “皇上是君,草民不敢不从。”看着司徒子埝这不卑不亢的样子,不桀的语气和依旧不变的表情,褚戚铭倒是有些不敢确定了。

     “既是这般,朕就罚你此生好好赡养公主,不得有误。”

     “那皇上还是赐草民一死吧。”本来褚戚铭的一句话,让众人都感觉到一阵可惜的,却不想着姬斯谚后面这话闪了不少人的舌头。

     “你觉得朕的公主配不上你?”

     “不敢,草民只是不想辜负了公主此生。”

     “此话怎讲?”

     “草民年少多劫,多灾多病曾去寒山找寒老,寒老赠言天煞孤星,不可有伴,若公主下嫁草民,草民就算是华佗转世也不能保证公主性命无忧,再者就算皇上不介意,可草民现在还是带发修行之身,不敢有半分越矩,恐冲撞了神佛,牵连了北翼,佛家一语,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草民甘愿一死,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为。”

     “好,好,好,好一个不敢冒天下之大不为。”任谁也能听出褚戚铭是被气笑的,当了这些年皇上,身上的气势自然是有的,只是气的同时又忍不住看了眼褚戚钰,眼中神色莫变,更多的是在埋怨弟弟给自己找的麻烦,完全忘了是自己执意要传召司徒子埝的。

     司徒子埝身子就差匍匐在地等褚戚铭的下句话了,只是嘴角轻勾的弧度无人发现,她在赌,赌褚戚铭不会杀她。虽然今日此言是得罪了他,不过好在自己也没打算在这多待,司徒然又要帮他带兵打仗,自是不会为难司徒然。这天下比起她司徒子埝来,司徒子埝还不会自恋到在褚戚铭的心里自己会比天下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