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画颜眉伤,至雪朝白
    我本是这世间一缕幽魂,游荡世间数百年,本该早日投胎做人,却不知不舍些什么,放不下什么。

     言,这是师父给我取的名字,我早已没有了前世的记忆,姓氏名谁,是师父见我可怜,收留我在这寒山上落个脚,有人陪着说句话。

     那日京都有一富贵人家,幺女病重,上山求医,那女孩被送来后没一刻钟便没了气息,师傅说她自小被恶灵缠身,早就没了灵气,能活到现在实属奇迹,师父早年受恩于那富贵人家,不忍看到白发人送黑发人,而我这一缕幽魂,正好缺个容身之所,那日,我得以重生,时年五岁。

     我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日,师父说这副身子根骨奇佳,是练武奇才,再加上我魂魄尚不稳定,便打发了这副身子的家人十年后再来接回,当时我便听师父说,这副身子是丞相之女,家里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而我排行老五,被丞相视如珍宝,珍惜得不得了,对于一个孤魂野鬼来说,游历数百年,早已看穿世间的大悲大喜,潮起潮落,此等身份早已被视为身外之物,一笑置之。

     春去秋来,这些似乎与寒山没有任何牵连,寒山之巅,一年四季都是冬天,这是我在这以司徒言的身体活在这世间的第三年,这些年,师父教我五行八卦,夜观天象,奇门异术,绝世武功与医术,师父说,这一世我能重生便是缘,定要还了前世的愿,否则永生永世都再不能投胎,多一武功,能多一砝码,存活世间完成心愿。

     “小姐,寒老说山下有贵客到,让你去接一下。”墨莲,是师父在山下救的孤女,给我做个陪伴,但是这丫头却一直以丫鬟自居,想着照顾着我,或许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我这随时都会逝去的存在。

     “嗯”自无水中起身,墨莲给我穿上衣物,唤来白虎这才退至一旁。翻身上了白虎,手执玉箫,吹着自己也不知道的曲子,师父说此曲是三百年前失传的[朝白],他曾经在江湖上听过,却不是弹奏或者是吹奏出来的,只是听过花白的老人哼过几句。

     师父说此曲三百年前北国皇帝膝下最疼爱的安平公主所创,安平公主本是当朝第一美人,下嫁给当时的将军之子轩辕夕朝,也就是现在轩辕王朝的开国皇帝,听说成亲之夜,轩辕夕朝弑帝夺位,除了江山换人换姓外,其他什么都变了,安平公主做了皇后,被囚禁于皇宫之中,自此夜夜奏[朝白],不久便去世了,当时肚子里已有三个月大的孩子,轩辕夕朝封了她为德善皇后,下旨不允许任何人弹奏此曲,不许任何人私有皇后画像,不许任何人背后谈论德善皇后,似乎除了这些什么都没变,天下依旧姓着轩辕,百姓依旧安康,除了被无理要求的搬迁的京都,那里被换了个新名字,叫旧都。

     师父有帮助我找过,画像真的是一张都没有了,倒是在皇宫的祖嗣里找到了轩辕夕朝的画像,不知道当时看见画像时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子,也解释不了自己的心情,只是那忍不住针锥一样的疼痛,一直在刺激着不安的灵魂。

     当我骑着白虎,漫步到山下的时候,只见十几个人持刀而立,围成圈,圈外是这座寒山上的雪狼,圈内只有一个如画的少年,和他对上眼的时候,不期然一愣,当时我就想,或许这就是终逃不过的命。那人看着我,似乎是在看着我,我看不透他的眼神,似曾相识,痛彻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