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叮铃铃~”

     “叮铃铃~”

     听到这烦人的起床声,趴着睡的林希左脚胡乱地蹬了一通,意外地没有踢到任何东西。

     迷迷糊糊地想,自己是不是把闹钟放在床头了?

     林希的床铺就是狗窝,什么东西都往上叼,睡觉时往床尾一推,堆在了一起就可以睡觉了,所以闹钟理论上是在床尾,往常踢一脚它就停了——电池掉了。

     尽管今天闹钟不在往常的地方,林希还是要关掉它!

     闭着眼,伸手在床铺左侧摸索,居然没碰到墙,看来是往床尾睡了,继续摸索,咦?

     闹钟还在不停地响着,手中却摸空了,林希不放弃地再把手往外伸。此时如果从上方俯视,就能看见床上的身子已经接近边缘了。

     “嘭!”

     一声沉闷又响亮的声音响起,掉到床下的林希哀嚎地跪了起来,撩开脸上凌乱的长发摸摸被撞疼的额头。

     等等!掉下床?长发?他的床明明是学生式铁床架有护栏的!而且,他是男的哪来的长发?!

     猛地睁开就算摔下来还舍不得睁开的眼睛,看着手中粉红色的头发,脸上满是恐慌。

     慌乱地爬起来,粉红色的头发……白色的睡衣……有些脏却依旧很白的手臂小腿……微微鼓起的胸部……

     林希不可思议地胡乱抓着头顶的头发,这是他以前烦躁时的动作,但现在越挠越乱的长发提醒他一个事实:他变成了个女人,一个萝莉!

     就算他是个爱好二次元萝莉的宅男,但他一点都不想变成萝莉啊!

     烦躁的他正在原地乱走,非常想摔东西!

     还在叮铃铃地响着的闹钟,摆在床头下边靠墙的位置。罪魁祸首,林希立马拿它解气,拿起来狠狠地摔在地上!

     发泄了火气后停下来大口喘气,耳尖的他听到门外传来类似靴子踩在木板上的声音,朝他这边过来。

     “维多亚希!你在干什么,怎么那么吵?快点出来做早饭!”听声音是个年轻女孩,正在拍打他的门。

     房里就自己一个人,看来自己变成的人就是希尔维亚了,“等一下,我马上出来!”大声地回答,说完后林希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用手捂住嘴巴,不敢相信这娃娃音是从自己口中出来的。

     门外的安娜可不知道里面他的惊讶,听到回答就离开了。

     变身萝莉都已经接受过了,这娃娃音也只带给了林希一点点惊讶。

     放下手,在床边坐下,仔细地端详这个应该是他“闺房”的房间。

     房间很小,大概一米八长的简单木床挨着唯一的窗口放着,有两个大的木箱子目测是装衣服的,木箱旁边的藤篮还有一些脏衣服,门边摆着一双发白的布料鞋子,还有一个一米五高的全身镜,唯一算的上装饰的就是那一小片窗帘和摔在地上的闹钟了吧。

     好奇地走向全身镜想看看现在自己的样子。

     镜子里的女孩子,一米五五左右,一头脏兮兮而且凌乱的浅粉色长发。可爱的娃娃脸上,一双充满好奇的大眼睛,樱桃小口。陈旧的带着些蕾丝边的睡衣,还有自己无法忽视的小馒头,白白嫩嫩的双腿。

     镜子里的萝莉萌死林希了,如果这个人不是他自己可以打八十分以上,但现在自己就只想自杀!

     林希一个大男人才不会那么脆弱,既然事实如此就勇敢地接受吧。

     想起刚才那个不知是谁的叫自己去做早饭,该不会自己的身份是女仆吧,那可真真是太悲剧了。

     去箱子中翻找衣物,全都是一些粗布做的衣服,然而再不满也只能穿上其中的一件,总不能穿睡衣出去吧。

     迅速脱掉睡衣,里面还有一套贴身的吊带内衣和小短裤,套上刚翻出来的裙子。

     等等,有什么不对劲?

     猛地掀开裙子朝自己两腿中间看去,不是他色,而是那里鼓起了一个包,不用摸他就知道是什么了!

     欲哭无泪,穿成了萝莉也就罢了,为什么还会带着男人的玩意一起穿,这是想让他开后宫吗?

     安慰自己,最起码自己还是个男人……

     他的房间在最右端,出门左转很快到了楼梯口。下了楼梯以后,第一眼见到的是一个穿得很有古典洛丽塔风格的十七八岁女孩子站在下面看着他。

     “希尔维亚,因为你早饭一定会做迟,所以等会去拿药水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林希点点头,跟在她后面来到了餐厅,白色的长方形餐桌上摆了几个空盘子,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少女。

     身穿红色古典洛丽塔衣服的女孩把光着的脚搭在桌边,用一把小剪刀在修脚指甲,林希吐槽,这真的是餐厅吗。

     林希规矩地走进旁边一看就知道是厨房的屋子,他可不会做早餐,这个应该是西方世界,早餐吃面包?厨房的确有面包果酱之类的,他随意搭配着放进烤箱机。

     随意搭配又不会用烤箱的后果就是做出来的食物又丑又不好吃,没有时间再给他研究了,心虚地分放去几个盘子中盖好。

     端上了餐桌,他刚刚坐下,楼梯就传来一串奇怪的哼歌声,一个穿着黑色轻礼服的金发阿姨欢快地走了进来。

     先走到靠得最近的剪脚指甲少女身边,拍下她的脚,“贝丝,妈咪说过不准把脚放在桌子上。”

     又对着拿着餐具敲盘子的安娜说:“安娜等会记得去拿药水。”

     最后在落座前对林希吩咐:“等会把我放在门口篮子里的衣服都洗了。”

     不等她们回话,搓了搓手,“好了,女孩们,该享受我们的早餐了。”捏着碗盖上的拉环,打开了桌上的早餐。

     三人都惊讶地张着嘴,林希则装作无辜的样子眨巴着大眼睛。

     海伦娜愤怒地站了起来,身体前倾双手撑在桌子,指责地对林希说:“希尔维亚!今天你必须把所有早餐都吃、干、净!把房子再打扫一遍,所有的衣物再洗一次,还有,晚餐如果还做成这样我就送你到梅丽巫婆那里。”

     说完海伦娜走出餐厅出门了,两个少女也嫌弃地看着林希,起身走时还故意推倒了椅子。

     这猪食一样的早餐林希是不可能吃的,把它们倒掉后在厨房吃了一些生面包。接下来需要先做的事应该是去拿药水吧,但是该去哪里拿呢?

     回房间换上希尔维亚的旧布鞋,他需要先出门再想办法问到去哪里拿药水。

     他住的这栋房子像是欧洲风格的两层尖顶木房,整体是个小庄园,所以出门需要再穿过前院的花园打开铁门才行。刚关上铁门,身后就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希尔维亚,你也是去拿药水的吗?”

     转过身,看见的是一个穿粉红色陈旧泡泡裙的萝莉,年纪和现在的他差不多。听到她的这句话,林希很开心正好有人也要去拿药水。

     无奈地耸耸肩,“是啊。”

     艾琳不满地说:“她们又使唤你去拿药水了。”

     看来这不是第一次叫希尔维亚拿药水,听起来拿药水不是件好事,既然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了希尔维亚,这仇他会记着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咦,为什么你不带篮子呢?”艾琳奇怪地盯着希尔维亚空着的双手,向她摆了摆自己手中的编篮。

     林希默然,他怎么知道还需要篮子,装作不在意地说:“篮子坏了,我就这样去拿吧。”

     艾琳没有说话,只是用更加奇怪的眼神看她,上前牵住她的手,“那走吧。”

     居然有个萝莉牵着他的手!林希有些飘飘然,做为宅男的他从来没少过幻想这种事。

     “你怎么了,快点走吧。”

     “哦。”林希回过神,大步地跟着她,忍不住捏紧了和他一样大的手,软软的。

     “你今天怎么走这么快,我都快跟不上啦~”

     “哦,我走慢些。”

     ……

     大清晨,小镇里的人都已经起来工作了,路边的店铺在做点心卖东西的阿姨伯伯都微笑地向两个牵着手的小萝莉打招呼。

     “早上好,艾琳,希尔维亚。”

     “希尔维亚,艾琳,你们去拿药水啊。”

     “今天有没有吃早餐,来我这里拿个饼干吧。”

     “不用了,谢谢卡伦伯伯,我吃了早餐呢。”艾琳也欢快地向他们打招呼,林希木木地看着这些人,大家也不在意他的沉默。

     一路走出了小镇热闹的地方,来到田野的小路上,鸟语花香,晃着艾琳的手,林希觉得这个小镇除了自己家里的三个都很友好嘛,看来希尔维亚的人缘还不错。

     看到希尔维亚又在发呆,艾琳忍不住说:“你今天怎么了,感觉有些怪怪的。”

     林希装作不经意地说:“那你觉得我今天和以前有那些不一样?”

     单纯的艾琳小萝莉自然毫无感觉地回答:“你以前每次出门都很开心,也会和镇上的人打招呼,但今天你似乎不怎么开心。”

     “或许因为我长大了,就没有那么像个小孩子。”强行解释。

     “哦~,难怪我姐姐都说我是个小孩子。”艾琳点头赞同了林希的话。

     小萝莉就是好骗,林希在心里默默地说。清晨的田野,一粉一白的两个小萝莉手拉手朝着远处冒黑烟的屋子走去。

     冒黑烟的屋子已经就在眼前,一直很欢乐的小萝莉艾琳却像要哭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推开布满铁锈青苔的铁栅门。看到艾琳小心的动作,林希也不直觉地放轻自己的脚步声,两人就像小偷一样轻手轻脚地进了院子。

     铁门内不同于艾琳家的前院都是花朵,这是地上都是干裂的泥土,唯一的单层尖顶小房子还是特别陈旧,房子周围有些地方还打上了木板补丁,应该是修补好的房子。

     艾琳站在门前,深吸了口气才打算敲门。

     林希握住了她举起的要敲门的手,笑着看着她,“还是我来吧。”作为个男子汉,这种敲门的事怎么会怕呢,正好也在小萝莉面前显示一下男子气概!

     艾琳犹豫地看着林希,不等艾琳反应过来,林希就直接敲响了门。艾琳吓了一跳,不要这么大声地敲啊!补救已经来不及了,艾琳一脸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