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kisxlrnd"></span>
<noframes id="roQgXp"><wbr id="218536904"><dir id="DVZCKE"></dir></wbr></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高级的软禁
    当我醒了以后,我没有被反绑或是什么,只是平卧在一张宽敞的床上,床边有一个身穿护士服的小姐和我说:「先生你好,请在那里等一等,我通知他们,床头有水和饼干等小吃可以随时取去。」,我由小到大都没多到医院,那次也是第一次睡在布局如电视剧内医院的房间内,但这里的护士不是穿短裙而是穿裤子,不是白色而是浅蓝色,头顶上也没有鲜红如血的十字,与之前的幻想有好大情度的出入,我只是点了点头,她就外出了关了门,随后听到反锁的声音,我环顾四周房间内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电视,时钟,花瓶没有也不奇怪,那不是医院或酒店,直接来说是用来软禁我的地方,比起绑票的好上好多了,奇就奇在连一个窗也没有,我就不能推测位置和日夜,天花上的通风口也不够一个人通过,可以说连我在地面还是地下也不知道。

     在裤袋内掏出电筒就轻声和筒神说:「如你所说,他们马上会找上门。」,筒神便把消息转到我脑内(比我想像中快,我不和你说了,你没有后备电池,你现在已经可以在清醒时直接和我心灵沟通,所以不用说出口了,但会更为耗电,没有电就只是我知你做什么想什,你不知我想什么了。),我正想回讲时大门便咔一声开了。

     门一开,不用说就正正是那两位黑白相煞,我就笑了笑问他们:「刚才几个人和黑熊先生好像是兄弟一样呢。」,黑熊没有回覆,白先生也只是笑了笑就开口说:「小朋友,你真爱说笑了,好荣幸我们再次可以见面,我们回来后才发现麦小姐正正是一个圣女,那是我个人的失误,所以请了她来我们走一趟,可是她又不大合作呢?」,我就说:「如果你请她,他又是自愿来的话,没可能不合作吧。」,白先生收起了笑容,第一次如黑熊一样目无表情就说:「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们多废话了,你跟我来好好和麦小姐谈谈,我们也是想好来好去。」,讲完后黑熊就迈步上前,我马上说道:「明白,我自己行便可以了。」,一说完后马上跳起身,黑熊好有戒备的拦在白先生之前,我只是笑了笑说:「我合作速度只是快了一点点,不用怕,我已经是瓮中捉鳖了,快快和麦大小姐谈好后,我们便可以安全的走了吗?你们那么有钱,不会在打劫两个乞丐吧。」,白先生只是淡淡一笑就说:「你肯合作便最好了。」,黑先生淡淡的说了一句请。

     我马上就说:「你们要我和麦甜甜说,也要说给我知做了你们的圣女要做些什么事吧,否则我都不知从何说起,如何劝告她了。」,白先生也点了点头就说:「可能我们太心急了吧,我们先坐坐和你谈谈,但小朋友,你万万不可以出入什么花招,要知道你现在在我们的地头内。」

     我只是笑了笑说:「一个黑熊先生已经可以单手把我撕成碎片,刚才那群黑熊可以把我磨成粉末了。」。

     白先生只是无奈的一笑,就开始说起来了:「麦小姐已经确定是一个圣女而且她也多年来第一个可以醒觉的圣女,即是说可以带我们去找寻永恒,但她就是不肯,说一定要见到你才可以,那我们也只可以请你来走一趟,我知道是有点暴力,但也是情非得意,只要你可以劝到她帮我们找到永恒的方法,我可以担保会安全送两位回家。」,我就说:「如果我们帮不到你是否无可能回到家呢?」,白先生就说:「你是否也想将你们两家人也一同送来我们这里你才安心吧。」,我立时一寒,那不是用我父母来威胁我吗。

     我马上回了一句:「那就没法子了,只好尽量劝劝那位麦大小姐吧。」,白先生笑了笑就说:「先多谢你的衷诚合作。」,我只是耸了耸肩回了一句:「尽人事吧,但没把握。」,白先生少有的露出严肃的表情就说:「我都好想你们安安全全的,请不要使我难做。」,我只有扁了扁嘴,我再问:「如果麦甜甜肯帮上你们,找到什么永恒之后是否就可以放了我们呢?」,白先生就开口说:「事成之后,我保证大家可以安全回家及得到一点点可观的酬劳,当是人工吧。」,我再说:「我们两个人都突然失踪,你就不怕我们的家人朋友报警吗?」,白先生只是冷冷的一笑就说:「那个问题,你可以好好安心了,我们有专人用模仿你们平时的语气,再配以转声机和你家人报了平安,短时间内他们不会怀疑的。」,我抢着说:「那长间呢?」,白先生目无表情的说:「我们都没有长时间了。」,我只是吞了吞咽,那不就是说如果我们失败了就得要死,之前在麦甜甜家还说得大仁大义,我唯有马上说:「请尽快带我去吧。」,黑白双煞二话不说就开门请我出去。

     我被他们带出门口左弯右拐的到一个房门,中间所有的走廊全没有窗口,我推算应是一地庞大的地下室,我心想什么人可以有这样的财力在一个小小的城市内自家建筑一个个人的地下室呢?

     还未想到什么时,他们两人便停下脚步作开门了,单从门外看来和我刚才的差不多,只是编号不同而已,开门后也是一模一样的。

     我也不用说了,在房间之内呆呆的坐着不是何人,正是拉我入局的麦甜甜,我快步入内握实她小手说:「妳如何呢?他们有否对你什么呢??」,我还未问候完,白先生便说:「你们好好谈谈,有结果后在桌上有个直线电话,一拿起便有人会接听了。」,说完便退出关门扬长而去。

     我马上上前座在麦甜甜身边,她可能因为害怕,立时紧紧的握实我的手身体依偎过来,她口震震地说:「我好怕喔??」,之后慢慢抽泣起来,那也是正常的反应,我本想质问她为何拉我入局,之前不是好想当什么圣女吗,又说自己好是漂亮等等,不过见到她现在的反应,我都不会说一点落井下石的说话了,只是简单的说点安慰语。

     麦甜甜握实我的手时,用纤细的指尖在我的掌心内写字,那不是我们小时后一同上课时玩的把戏吗?怕老师知道我们谈话,所以在手心内写字,由于写字没有说话那样快,我们有一个约定以提高速度的,就是一边手是我写给我另一边手是他写给我的,那样就可以不用反来反去了,而且是手心向下,外人只看到我们双手互握而微微抖动而已。

     她用手写的第一句就使我心寒,文字内容是〔别乱说,有监察〕,那我就开始停下嘴巴,和麦甜甜专心致志的用手写沟通法了,外人即使用了闭路电视及偷听器监察也没用,除非他们可以直接读取我脑内的资讯了。

     为提高书写速度,我们两个习惯的把所有句尽量精简,可以说,即使知道我们写什么,也要知道来龙去脉才会知我们说什么,我马上写字,(你是麦还是青),意思是说,你是麦甜甜还是小青麦甜甜就回了2个字(两个),我心想那不是多重人格吗,不过再想想,我现在和筒神的关系不就是多重人格吗?只是我没她们这样环保,要谈话时还得用电,麦甜甜就全内置了。

     我再写(为何不帮),麦甜甜就写(能源不足),她再用幽幽的眼神看了看我再写(别怪我,火神在你手),我马上明白,麦甜甜虽是一个少女,不过她宁可自己身手异处也不会真的加害朋友,她要我入局应是小青的意思,他在今早刚起身时,我有和他说筒神一事,但他可能当时还未有完全醒觉,所以对我的说话不以为然,当完全醒觉得便把筒神联想起来,加上我和她的关系,黑白双煞回去后才发现她是个圣女或者是小青的记录容器后便回来捉了她走,小青要和筒神一起走便一定要拉我入局,那便可以看准机会也借助了他们的财力去找回飞船及送筒神和小青回去了。

     我就写了(照应承,见步行步),麦甜甜不写了只是用了好坚定的眼神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用手再写着问(可找到那飞船吗?),麦甜甜再点了点头。

     我再写(不要叫飞船,说话时用他们的词语。),她再点了点头。

     麦甜甜写(火神在那),我掏了那电筒在手上给了她拿着。他慢慢闭上双眼好像有很多东西在想,可能是在想和她心目中的火神经过千年的岁月竟然又可以再重会在一起,而且还可以一同去到那一个有着高度文明的外星世界上一起生活。

     我就保持这个姿势好耐好耐,渐渐地有点僵硬感觉,最后我还我忍不了,我直接开口说:「可以叫他们入来了吗?」。